菜单

而非读音更接近的川普,能Benz于坎坷不平的荒地

2020年5月2日 - 金莎官网平台
而非读音更接近的川普,能Benz于坎坷不平的荒地

英译被批 《赤壁》译成“Red Cliff”是在讨好老外 azuo 2008-07-17
08:42:46来源:

问:特朗普的英文是“Trump”,读音应该是川普更接近,为何一些人要读成特朗普呢?

关于外国人名,以至于外国专有名词,我们会注意到,港台的译法和大陆的译法不同;大陆的译法,早期的和现在的也不同。比如,奥巴马夫人,港台译作“蜜雪儿”,大陆译作“米歇尔”;悉尼,港台译作“雪梨”;一位黑人短跑冠军,香港译作“豹”,大陆译作“鲍”;Viagra,香港译作“伟哥”,台湾译作“威而刚”,大陆译作“万艾可”。刚去世的上世纪三十年代童星Shirley
Temple之译作“秀兰·邓波儿”,以及风靡全球的饮料CocaCola之译作“可口可乐”,就是大陆早期通常的译法。
外国名物的翻译,古已有之,但大量集中地出现,则始于晚清时。我曾经协助钟叔河先生编辑《走向世界丛书》,记得张德彝《随使英俄记》曾说到伦敦“美尔”,即mayor也;今译为“市长”。又说到纪念庆典时喝“三鞭酒”,即今之“香槟酒”。
Viagra之译为“万艾可”,是纯粹的音译,译作“伟哥”“威而刚”,则是音译加意译。Vi*****in之译作“维他命”,也属于后者。至于“维生素”,则属于自创新词,不属音译。鲁迅认为,外国人名地名等翻译为中文后,必须一看就知道是外国的,因此主张纯粹音译。在他看来,像小说《飘》的主角之译作“郝思嘉”,是要不得的。大约由于解放后鲁迅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他的翻译主张才得以在中国大陆得到彻底贯彻吧。
1886年CocaCola问世后,早期被译作“蝌蝌啃蜡”,销量在华人世界可想而知。公司为此在1936年刊登启事征求译名,旅英华侨蒋彝所译“可口可乐”入选,得奖金350英镑,约合银元5000多,足以买下一栋别墅。但这一译名的价值,却远非5000多银元能够换来的。
如果鲁迅的主张早几十年得以一刀切地贯彻,就不会有“秀兰·邓波儿”“可口可乐”和“奔驰”,代之而起的将是雪莉·坦普尔、科卡科拉、本茨轿车。
Viagra这药刚出来时,我就记住了“伟哥”这一译名;后来看报纸说台湾译作“威而刚”,也一下子记住了。可“万艾可”的译名,却总是记不住,直到为了写本文才查到。当今知识爆炸的时代,资讯的获得易如反掌,读者误将外国人当成国人的几率大大降低;而知识爆炸的年代,一个名称必须好记,一看到便印象深刻。因此,纯粹音译和音译加意译孰更有利,似乎无须赘言。
如今,音译加意译已经有了一席之地,但如何译,却大有讲究。以新上市而在电视荧屏上大行其道的德系斯柯达Yeti轿车为例,译作“野地”,雄浑大气,有一种苍凉的美感,还能让人产生联想:能奔驰于崎岖不平的野地,质量一定上佳;结果却译作有些俗气的“野帝”。但译作后者,未始不是出于商业考虑,阳春白雪而销售额上不去也是白搭。
有些名称的翻译让人匪夷所思。例如,韩国首脑,汉字写作“大统领”,似乎用不着翻译,直接拿来就好了,却译作“总统”;蒙古国“大呼拉尔”,一般人看不懂,却直接用音译。
笔者觉得,像《苏三起解》里的“苏三”,译作英文时可直接译作音近的Susan,而最近大作广告的鲁西化工,译作英文时是否考虑用女子名Lucy呢?开个玩笑。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赤壁》的英文译名是RedCliff(红岩),这样的译名遭到网友质疑。

图片 2

15日,有网友发博文说,其英文名用意译RedCliff(红色的岩壁),而不是音译为Chibi,并不合适。要是按照这种方式,下一步若是把小说《红岩》译成英文名,是不是也要意译为RedCliff?

其实问题答案很简单,因为官方标准英文人名译名,TRUMP就被翻译成特朗普,而非读音更接近的川普。

网友认为,不管古今中外的地名、人名,或一些特殊、专有名词,最好都用音译而不是意译,这已经成为共识了。否则,将来北京的英文名是不是就不用Beijing而用NorthCapital(北方的京城)了。


此说法也在网友中引出两种观点,大多数网友跟帖支持,认为《赤壁》不应该译为RedCliff,这样译完全是一种妄自菲薄,讨好国外观众。

特朗普:跟我读,T-rum-p,特朗普,不是Trum-p,川普

(来源:Wikipedia)


首先,从发音上来讲,Trump翻译成特朗普肯定是不符合英文发音规范的,因为tr组合是发一个音,而不是分开发音的,例如树这个单词tree,如果tr分开发音就要被念成“特里”,而不是被念成“吹”了。


认为《赤壁》英文名没有问题的网友则称:首先,把赤壁称作RedCliff在国外已经很多年;第二,Chibi在国外基本没人念得出来。电影名称要根据当地文化的习惯来定,就像外国电影到了中国也时常改名一样。

《英语姓名译名手册》(1985年版)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下同)


那么为什么Trump还是要被翻译成特朗普,而不是川普呢?这要从一本手册说起。这本手册就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英语姓名译名手册》,这一工具书从出版后,经过了多次修订再版,到2018年再版已经是第五版了,目前收录英语姓名约7.4万条,是祖国最权威的英语姓名翻译工具书。之所以要出版这样一本工具书,原因就是新闻媒体在报道外国人名时,经常由于翻译标准不统一,导致译名不同,从而对读者阅读造成障碍。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新华社译名室(原来叫译名资料组,是全国唯一的官方新闻译名审定机构)在日常工作中对英美加澳等英语国家的译名的收集和整理的基础上,形成了这样一本工具书,以规范英语人名的汉译问题。


也有网友持另一种观点,对于祖国观众一看便知,对于外国观众来说,单纯翻译成Chibi或者RedCliff都不能传达这部作品的含义,译作BurningBank或TheWarofChibi比较合适。

《英语姓名译名手册》(2009年版)


而这一工具书在Trump词条上,明确标明Trump的译名为“特朗普”,所以从特朗普进入到中国人的视野后,所有国家媒体对trump的翻译,都统一按照这一工具书的要求,翻译成特朗普。当然,自媒体是否要遵守这一规定,事实上并没有要求。而之所以很多自媒体和研究者,都将trump翻译成特朗普,而不是川普,其实与官方要统一英语姓名译名的原因是一样的,那就是防止因为译名不同导致读者理解错误。因此,虽然“川普”这个翻译,更符合英文发音标准,给人的感觉更为形象,但包括国家媒体在内的很多人仍然还是采用了特朗普这个看起来完全不符合英文发音标准的译名,原因就在于为了统一译名,以便理解。


《英语姓名译名手册》(2018年版)


至于为什么这本《英语姓名译名手册》在不少英文人名译名上的翻译,都与英文发音标准不同,原因大概在于当初遇到这些英文姓名时,由于译者的理解问题和水平问题,导致译名与英文发音不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译名已经为国人所熟悉,如果贸然改变,重新修订,可能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反而可能会让国人无所适从,与其这样,还不如干脆不做修改,所以才会一直沿用至今。


记者发现,其实在《三国演义》的英文版中,赤壁就译作RedCliff。而片方在此问题上,也是这样回应。

杜鲁门:为什么我不叫楚门,Trum-man,而是叫杜鲁门,T-rum-man,更不叫特鲁门,T-rum-man呢


一开始trump出来的时候,对他名字的译法有很多,叫他川普,床破的都有,特朗普的用法是后来官方认定的正式说法。此后,各大平面媒体基本上都采用了官方的说法“特朗普”,逐渐形成了习惯。这一点其实也很常见,比如北边的领航者김정은,前两个字基本没什么争议,分别是“金”和“正”,但最后一个字经过了改变。一开始用的是“银”,后来改用了“恩”。

川普的说法,其实也很常见。如果我们比较关注台湾的新闻媒体的话,岛内使用的说法就是川普,听起来和英文更像。当然有不少在两岸媒体间都很活跃的名嘴,他们在说trump的时候经常会有混用的现象。

实际上特朗普的发音和日语,韩语中的特朗普更像。trump在日语中是トランプ,在韩语中是트럼프。“r”在日韩语中都发“L”的音,所以听起来非常像“朗”。从这一点来看,中日韩在对特朗普的发音上是更类似的。不知道大家确定官方发音的时候,是否要有意和台湾不同?或者受到了日韩的影响?

毕竟从过去的历史上来看,两岸对美国领航者的翻译方法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叫里根,布什,奥巴马,特朗普;台湾那边叫雷根,布希,欧巴马,川普。从这个角度来看,两岸是不是可以在对美国领航者的翻译上做区分?还是只是巧合?就不得而知了。

这是因为只有英语才把字母r读成[r]。其它西方语言都把这个字母读成大舌颤音р(这是俄语字母)。这种发音更想汉语的l。而法语读成小舌颤音。所以,为了翻译的一致性,就把含有字母r
的外国人名都翻译成汉语拼音的l。还有Truman,
Andrew等。按照意译,Truman应该翻译成“真人”。美国老道。还有法国前总统Mitterrand,也译成“密特朗”。

这问题的简单答案就是新华社译成特朗普了,我们只能跟进。复杂的答案,你就得看我下面详细的解释。保证你看完后成这方面的专家。

人名翻译主要是个约定成俗的问题,只要我们都知道你用的这个中文名字指的是谁就行了。关键的关键是统一。我国将规范世界人名译成中文的任务交给了新华社,所以只要新华译名一出,我们都要跟上。

我30多年前在复旦大学新闻系当学生时,新华社翻译室一个主管来给我们做讲座,谈到新华社翻译外国人名有个“可逆性”原则,即一个人名译成中文后,其他人看到这个人的中文名,还能从中文译回到原语种的人名去。

比如说在英文人名译成中文时,新华社制定了下面这个表格:参考英语发音规则,新华社将单独的“T”规定译为“特”,将“T”与其他元音结合时的发音,也一一列出。如“T”和“o”合在一块就译成“图”。有了这张表,基本上英文人名译成中文名字,全都可按图索骏,对应译出。

而看到一个外国人的中文译名,我们也可依据这张表的规则,试著倒译出此人的英文名字,八九不离十。

既然是死规则,就总会有例外。新华社当时显然没有认识到英语中T和R一块出现时,Tr是连在一起念的,如Tru就会念成“川”,这样,Trump在英语中就是念成“川普”,而不是特朗普。

也许由于这只是一个特殊的例外,新华社不愿为此增订新的有关规则使事情复杂化,所以至今新华社遇到Tru,还是译成T-ru,即“特-朗“。

我手里有本新华社英语姓名译名手册,我们可以看到,其中T后面只要不是元音而是单独的,T就全译成“特”。

细心的读者可以看到“特朗普”译名上去4行,Truman译成了“杜鲁门”而不是特鲁门,这是因为美国第33任总统Truman出名时,新华社还没有出名,所以当时译下的“杜鲁门”流传开来后,新华社按“既有名人译名按传统继续使用”的原则,沿用了“杜鲁门”的译名。

附记:有两位懂徳语的网友指出,特朗普是徳裔美国人,徳语中t和r是分开发音的,新华社是按徳语发音规则翻译的。谢谢两位网友指正。

我在撰文时特别上语音网站比较了英法徳语的trump的发音,发现只有法语略带”特”的音,德英语都是较明显的tru的发音。听不出德语中有明显的“特”的发音。也许新华社为了这么细微的差别改了规则,把tr开头的人名全译成“特”了.
新华社确实有个原则,译英语人名时,尽量按该人原籍姓名发音译成中文。

普京姓普京叫弗拉基米尔,普京一词俄语的意思就是道路,弗拉基米尔的意思是控制世界,故而福垊曾给普京取了个路安世的中文名。特朗普姓特朗普(Trump)叫唐纳德(Donald),特朗普在英语里有王牌的意思,而唐纳德就是唐老鸭(唐纳德老鸭子Donald
Fauntleroy
Duck)。其实,唐纳德英语里的意思就是世界领袖。福垊就给特朗普也取了个王世雄的中文名。他们都有“普”字,名字都很霸气,都对世界有想法。

■别扭的影视英文译名

而姓氏上,特朗普比普京霸气。我们发现老外的中文名(其实是姓),全部是音译(也包括名),而不是像福垊上段的意译。在音译上,普京、特朗普有两种译法。普京有的翻译成普廷,特朗普有人翻译成川普。在发音上普廷、川普更符合国外的发音。那么,为什么一些人要读成特朗普呢?

说来好笑,特朗普的姓要是严格按照美国人的发音习惯来翻译,可不是什么“川普”(四川普通话),而是“床铺”。如果我们谈论特朗普,要是说美国总统床铺如何如何,那多别扭啊,虽然他是花心大萝卜。福垊想说的是,这个有些人中的有些人,可不是一般人,而是新华社译名室成员规定的权威译法,是国标——《英语姓名译名手册》!我们正式的翻译就是特朗普,而川普则是民间或海外的译法。我们这样翻译,主要考虑我们的发音习惯,当然也继承了最早对外国人名翻译的习惯。

《英语姓名译名手册》是由新华社编辑,商务印书馆1989年出版的第二次修订本,共收姓氏、教名约四万个。本手册译名适用于一切英语国家、英语民族的姓名。现在已经更新到(第四版)。福垊想说的是,早在第二版就明确规定Trump的翻译为特朗普。

我们的翻译习惯就是拆音节,Trump我们的发音习惯是:T(特)-rum(朗)-p(普)。这种翻译,既符合了英语的发音习惯,也考虑到我们自己的发音习惯。然而,看官如果仔细看得话,就会发现美国第33任总统杜鲁门[Truman],跟特朗普的名字很像啊,翻译却完全不同。

《东邪西毒》=AshesofTime时间的灰烬

为什么杜鲁门没有翻译成特鲁门或者是特朗安呢?为什么特朗普没有翻译成杜朗普呢?换句话说,特朗普为什么就不能像杜鲁门一样翻译成阿杜呢?

福垊认为:跟杜鲁门总统任期有关,其任期为1945年到1953年。当时,处于解放前与解放初之间,在解放前翻译成的杜鲁门已形成习惯。解放后,制定标准的外国人名翻译,更符合大家的发音习惯,再将之前的杜鲁门改成特鲁门反而很麻烦。杜鲁门总统也就独树一帜了。

其实这么叫是出于政治原因,特朗普刚宣布参选并进入大陆人的视野时,我记得当时普遍上管他叫川普(这个词参考了音译和当时海外的叫法),以至于当时我还诧异,以为是四川普通话的意思。

后来,特朗普胜出有望,大陆官方才开始给其正式的翻译名。叫他特朗普虽然有一些历史原因,但是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和民间叫法有所区别,官方的正式称呼才会和民间称呼大不相同。这也是和港台以及海外有所分别故意为之的。

trump

理論上他的讀音應該是

嗆噗

就是嗆到了

然後吐出來了

tr,音ch

u,音^

m,爆破音,閉口摸

p,噗

不懂英文發音的人才會唸成【特朗普】和【川普】

英國有一個檯球運動員也是這個名字,好像翻譯成了[特朗姆普]

这只是个不成文的翻译习惯而已,音译时如果两个辅音字母连在一起,一般,即便这两个字母可以连起来发音,也会将其拆成两个音来译(亦有特殊情况如ph,因为分开发将变成三个音节和原发音区别太大了),比如trump中tr虽可以连起来发川的音,但还是分开来译了,译作特朗普。又如castle,按发音来译,应译成卡梭,但一般译作卡斯特或卡斯特罗。又如Andrew,按发音译,应译成安主,实际译为安德鲁。

《甲方乙方》=DreamFactory梦工厂

咬文嚼字有意思 抬杠较真没朋友

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问题,值得我们去探讨。正因为特朗普做为全球第一网红,所以备受关注,这跟他是不是美国总统关系都不太大。既然是网红就得有个网红的样子,人在江湖漂,首先有名号。起个“天下无敌”、“东方不败”也值当地报个万儿,你像本大仙没来头条之前都是用小名“黑铁蛋”发表诗歌的。今天想想,为啥十年如一日的努力,还不顶如今一条悟空问答的阅读量多?难道这其中没有“赤脚大仙”的贡献?扯远了,还是说说特朗普。

别看本大仙不是英语专业毕业的高材生,但是没吃过猪肉不代表咱没听过猪叫唤。本大仙觉得“Trump”这个词如果不是意译,而非得是音译,那就非“歘(chuā)母噗”不可!其中这个“歘”字,大多数年轻人不认识了,为啥呢?因为过去有个行当叫做“歘街的”,属于那种低阶丐帮弟子。说白了就是相当于现在的“飞车党”。只不过那时由于物质条件奇缺,“歘街的”抢夺的是你手里的食物;而现在不愁吃喝的“飞车党”,抢夺的是你的皮包首饰等贵重物品了。

特朗普的全名是唐纳德·特朗普,所以准确地说,“特朗普”是其姓氏,“唐纳德”才是其名字。按照中国人的习惯,陌生人习惯称呼其姓氏,好比本大仙吧,不太熟的同事一般会喊“小王”,老同学见面一般都喊“海洋”,关系特好的几个死党见面甚至会直呼“王二狗子”。西方社会似乎有所不同,无论生人熟人,无论公私场合,一般都习惯呼姓不呼名。当然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按照老外的习惯也该称呼其为“特朗普”,但是这样就跟她老子傻傻分不清了,所以就对她呼名不呼姓了。再说呼她为“小特朗普”也不合适,因为她的哥哥已经被称作“小特朗普”了。而伊万卡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人们就称呼其为“库什纳”,而非“贾里德”,可见老外还是习惯呼姓不呼名的。

再说了,如果真的呼名,特朗普其实是跟一位家喻户晓的动漫明星重名的,它就是大名鼎鼎的迪士尼公司当家男一号“唐老鸭”(唐纳德)。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民主党人就曾经雇佣当地的小流氓,在他家附近摆放过唐老鸭的塑像,以示羞辱。

对于特朗普这么大的腕儿,其实广大瓜众还是非常操心其江湖大号的。刚开始曾有高人给出了“床破”或者“窗破”的答案,本大仙觉得前一个生动、后一个传神,都属于大俗即大雅的上乘之佳名,可惜由于种种你懂的的原因,没有喊起来,真的挺遗憾!

2019年,玩点真格滴!请感兴趣的朋友加本号关注,欣赏本大仙原创长篇玄幻小说《天外魔镜》并加书架,谢谢围观!

谢邀!

大名鼎鼎的美国现任总统是唐纳德.特朗普。

英文名字:DonaldTrump

中文名字:唐纳德·特朗普

别名:Donald John Trump、川普,川普老爹

有人把特朗普叫“川普”、另外有人叫他“破床”。为什么有些人把特朗普叫“川普”“破床”?“川普”是这样音译过来的,trump:[英]
[trʌmp] [美] [trəmp] 其中意思有:王牌、出王牌,驳倒;
受尊重的人。所以说“川普”是个挺霸气的名字,这个名字也挺朗朗上口,而且音译的话比特朗普更接近发音。

“破床”这个名字有调侃的味道,把Trump译为“床铺”延伸调侃为“破床”意指特朗普是个大花心。对人不尊重的名字不被采用。

《烈火金刚》=SteelMeetsFire钢遇上了火

那么特朗普这个名字是怎么过来而且应用最广的呢?

1,从读音上看:T-Rum-P,把“T”(特)提出来读,这样就和Trump的发音完全不同,这样读出来的话就和“特朗普”很接近了。

2,我们翻译外国人名,通常是参照最具权威的姓名翻译书《英语姓名译名手册》和《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因为在这两本书中,“Trump”的读音都是被拆为“T-rum-p”。而之所以要拆开来读这和我们的传统有关,中国一直都有着重翻译外国人名辅音的传统。自然这样翻译出来的外国名字都挺长。“特朗普”译的就比“川普”多一个字。在这本书里美国总统trump就被译为“特朗普”。

而“特朗普”这个名字比“川普”用的时间最长,使用频率最大,众人皆知,如果改动会混乱,就不再改动而广泛流传开了。

《刘三姐》=ThirdSisterLiu第三个姐姐刘

外国人名的翻译统一化,周恩来总理功劳大

很久以前我国对于外国的人名怎么翻译的都有,在各媒体上,同一个人往往会被人叫出不同的名字,给读者带来困扰。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针对全国的外文译名很不统一的情况,周总理指示:译名要统一,要归口于新华社。由此《英语姓名译名手册》这本书诞生了,它在1973年出版,1996年修订。它的另一个名字叫“英语百家姓”。这本手册译名适用于一切英语国家、英语民族的姓名,遵照名从主人,以音译为主,注意约定俗成。

为求一致,例如:凡叫Robert名字的,汉译名一律用“罗伯特”;凡以Smith为姓氏的,汉译名统一用“史密斯”。

现在祖国政府、主流媒体、联合国中文网站、西方主流媒体的中文报道都使用的是“特朗普”,“特朗普”这个名字已经统一化。

1961年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JFK)上任,大陆翻译为“肯尼迪”调侃名“啃泥的”

周总理给我们诠释了译名的精髓就是统一化。

关于周恩来强调外国译名要统一还有个小故事。1951年,在关于缅甸驻华大使任命的上呈文件上,缅甸大使的名字在同一页纸上竟出现两种译法:吴敏敦、吴敏登。翻译人员的这一失误被细心的周总理发现了,他立即在上面指示:“姓名未统一译好,请注意!”

所以对于外国人名无论怎么翻译最主要的就是统一。

《花样年华》=IntheMoodforLove在爱的情绪中

关于国外改译名的一些事:

2011年,泰国时任总理Yingluck 名字翻译被争论的热火朝天。以前Yingluck
按照泰国语的发音习惯译为“英禄”。在当她选前又改为英拉。因为泰国广大民众都把luck发音为“拉”。

之前,美国使馆曾要求把总统“奥巴马”的翻译改为“欧巴马”,这个“奥”字在台语(闽南语)中是“孬”、“差”的意思,而“欧”字在台语的发音中又与“黑”字相近。反正怎么改都不好,最终因奥巴马生于非洲肯尼亚,带“奥”字更贴近原住民的乡音,所以最终维持原名。

明朝翻译(英文)人名、地名,常按单词拼写转成拼音再对应中文。现在则多采用直接音译。

举例如下:

拼音拆解 拼音对应中文 直接音译

T一rum一p 特朗普 川普

A一dam 亚当

A一l一ber一t 阿尔伯特

Ja一co一b 雅各布 (杰克布)

Jo一hn 约翰 庄

Je一su(s) 耶稣 (基色斯)

Ye一shu一a 耶书亚

Je一ho一vah 耶和华 (基侯娃)

注:明朝翻译家常将J发音为今日拼音“y”。

“特朗普”是典型的以单词拼写转成拼音再对应中文的翻译结果。

《国产007》=FromBeijingwithLove从北京带着爱

《鹿鼎记》=RoyalTramp皇家流浪汉

《英雄本色》=ABetterTomorrow明天会更好

《三国演义》=RomanceofThreeKingdoms三个王国的罗曼史据《华商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