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同时深化双方在核电站安全、运行与维护、工程与研发等领域合作,由中国核学会和法国阿海珐集团主办的

2019年11月23日 - 创新快车道

12月4日,在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访华之际,中核集团总经理钱智民与南非核能集团副总裁Xolisa
Mabhongo在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中核集团与南非核能集团核燃料循环全面合作谅解备忘录》。

中核集团10月3日宣布,11月2日,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法国总统奥朗德的见证下,中核集团总经理钱智民分别与合作伙伴法国阿海珐集团董事长瓦兰签署了《关于资产和产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法国电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乐维签署了《关于中法团队联合声明的实施计划》。

同是两个走核燃料闭式循环路线的核电大国,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国与法国在核能领域由“师徒”变为“伙伴”。如今,双方合作从核电拓展到了以乏燃料后处理为核心的循环后端领域,而且将日趋紧密。

该备忘录的签署标志着中核集团与南非核能集团正式建立核燃料循环全面合作的伙伴关系。中核集团将支持南非建立并完善核工业体系,对推动两国核能领域合作,提升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具有重要意义。来源:中核网

中核集团与阿海珐将探讨中核集团参股重组后阿海珐集团的可能性以及在核燃料循环全产业链的全面合作,合作领域涵盖了铀、核燃料循环前端、再循环、物流和退役等。

11月4日—5日,由中国核学会和法国阿海珐集团主办的“第二届中法核燃料循环后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以“共同打造先进的后端产业”主题,研讨会主要围绕核能的作用、核燃料闭式循环策略与展望、后处理再循环项目选址与公众接受、后端产业方案设想与经济分析、核运输及退役与废物处理等内容展开交流讨论。

中核集团与法国电力将深化以出口为目的的中大型反应堆全球的可能合作和联合打造全球供应链平台,同时深化双方在核电站安全、运行与维护、工程与研发等领域合作。

就在11月2日,在中法两国领航者见证下,中核集团分别与阿海珐和法国电力集团签署了《关于资产和产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以及《关于中法国家联合声明的实施计划》。其中,中法共建800吨后处理大厂、以及中核集团有可能参股重组后的阿海珐集团,在此次研讨会上备受关注。

双方本次合作是建立在2015年6月30日两国政府签署《中法深化民用核能合作的联合声明》的基础上,也是中核集团、阿海珐、法国电力三方签署的《关于落实中法国家联合声明的全球合作实施方案》务实体现。

中核集团11月2日发布的公开信息显示,中核集团与阿海珐将探讨其参股重组后阿海珐集团的可能性以及在核燃料循环全产业链的全面合作,合作领域涵盖了铀、前端、再循环、物流和退役等。此外,其与法国电力将联合打造全球核能供应链和物流平台,同时深化双方在核电站安全、运行与维护、工程与研发等领域合作,目的在于在全球范围内出口中大型反应堆。

中核集团与阿海珐、法国电力有着30多年的合作历史,进一步深化三方合作不仅符合中法两国战略利益,同时,必将促进未来世界核能和平利用与发展。

阿海珐集团亚太区总裁欧道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阿海珐在过去一段时间面临了财务困境,正通过内部和外部两种途径解决该问题。第一种方式就是实施绩效提升计划,并在诸如美国或欧洲这些市场不旺的地区,通过裁员等运营流程以节约支出和成本。第二种方式就是在外部,进行重组并引进注资,并重新把集团的业务核心聚焦到核燃料循环上。”

欧道博透露,阿海珐将向法国电力公司出售其反应堆及核服务业务的大部分份额,该业务包括了阿海珐的核燃料组件生产等。法国电力公司就核电业务的支付资金将用于新阿海珐的核心业务,新阿海珐的核心业务将聚焦核产业链的前端和后端,即铀矿业、铀转化和浓缩,以及乏燃料的物流、后处理、核设施的退役管理等。

“重组后的新阿海珐会放开小部分股权,引入合作伙伴。”欧道博称,“中核集团的进入,将使双方开展更为全面和深入的合作。”

在法国政府层面,总统奥朗德也公开表示,希望中方能够参股重组后的阿海珐。

参股阿海珐可期,而800吨核循环项目正走向现实。

记者此前从中核集团旗下中核瑞能科技有限公司获悉,该项目计划2020年开工,2030年左右建成,建成后我国将形成商用的大规模核循环能力。

欧道博向记者表示,
800吨乏燃料循环项目上,技术性谈判已经结束,目前正进行合同商务谈判。就外界关注的项目投资问题,欧道博表示,双方从项目的整体经济性上达成了一致。

“中国后处理产业发展到了举棋落子的时刻。”中核瑞能总经理助理、中法核循环项目中方技术总主谈田宝柱在研讨会上表示。

据田宝柱介绍,双方技术谈判阶段主要落实了项目的基础数据、确认了主要经济技术指标、明确了各个供货包供货范围及责任分工,并制定了各个项目要素管理。

信息显示,中法核循环项目参照法国阿格核循环厂,由中核集团负责建设,阿海珐集团承担总体技术责任。项目占地3平方公里,由国家专项基金投资,总投资规模巨大,超过千亿。项目建成后每年处理800吨的国内核电站乏燃料,建设的乏燃料离堆贮存中心,一期贮存能力为3000吨,对核电站卸出的燃料进行大规模贮存与后期管理。而且,高放废液的玻璃固化可实现高放废物长期管理的固有安全。

祖国自上世纪80年代就确定了“发展核电必须相应发展就后处理”的政策方针,并明确与“压水堆-快堆-聚变堆”三步走战略相匹配的“闭式循环”技术路线。

“核燃料后端处理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基础研究、技术开发、工程科研、研究平台建设、工程建设等方面,具有技术复杂,投资规模大、专业领域广等特点。”国家原子能机构国际合作司司长黄玮表示,“法国拥有成熟的、完整的后处理技术体系,商用后处理厂运行良好,且积累了丰富的设计、建设和运行经验,值得中方学习借鉴。”

黄玮介绍说,中法自2008年便开始启动核循环大厂项目谈判。目前,双方政府间合作协定谈判已近尾声,双方企业已完成技术谈判,正式进入商务合同谈判阶段。

今年6月,中法签署了《中国核循环项目意向性声明》,重申了两国政府对项目的支持。而此前,两国先后签署了《中国核循环项目合作联合工作组的实施协议》、《中国核循环合作联合工作组报告》,以及《中国核循环项目联合声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