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美国教书带给的不止是总体的传授种类,作为王安忆阿姨所带的华夏先是个文化艺创硕士

2019年11月29日 - 职业教育
美国教书带给的不止是总体的传授种类,作为王安忆阿姨所带的华夏先是个文化艺创硕士

图片 1当代中国最著名的女作家王安忆

听说过MBA、EMBA,是否听说过MFA?其实,这是“艺术型硕士”(Master of Fine
Arts)的缩写。记者昨天从复旦大学中文系获悉,该系今年设立了全国首个“创意写作专业硕士学位点”,简称MFA,着重培养学生的文学创作能力,最终的学位考评也将以发表小说、散文的数量和质量作为评判依据。

王安忆
当代中国最著名的女作家,母亲是著名作家茹志鹃。1978年发表处女作,成名于上世纪80年代。被海外媒体赞誉为继张爱玲后最具代表性的海派文学传人。代表作有《长恨歌》、《启蒙时代》、《雨,沙沙沙》、《小城之恋》、《69届初中生》等。

一个字母引出的硕士学位

“王老师绝对是一位严师,从不帮我发表小说,也没帮我找过工作。”甫跃辉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所说的“王老师”是上海作协主席王安忆。作为王安忆所带的中国第一个文学写作硕士,甫跃辉刚刚从复旦大学毕业。他根据自己的经历表示,此前“作家不能被培养”的说法毫无道理。

中文系的写作课该怎么上?复旦大学中文系边探索边“取经”。去年,系里请来两位芝加哥哥伦比亚艺术学院的教授,70多岁高龄,专程来教“写作”。他们上课不拘一格,走上讲台就在黑板上写下大大的字母,让同学发散思维,产生联想,逐渐进入对于具体细节的描绘……,一节课下来,一个故事就成型了。

授课无教材

一个学期下来,美国教授带来的不仅是完整的教学体系,也让复旦中文系萌生了设立专攻写作能力的硕士班的念头。原来,在美国,MFA文学写作专业已有成熟的教学模式,作为文学写作的最高学位,作家白先勇、严歌苓、哈金都受此培训,获得MFA学位。

复旦中文系国内首开的“文学写作专业”硕士点,原本有散文、传记、大学语文和小说写作实践与研究等四个方向。但2007年第一次招生时由于种种原因,只招到一名硕士生甫跃辉,导师正是王安忆。让他入王安忆等老师法眼的,据说是此前他发表在《山花》杂志上的一个短篇《少年游》。

去年,复旦中文系开始向国家有关部门申请MFA硕士学位,经过一年多的申报,今年上半年获得教育部正式批准,建立全国首个MFA创意写作硕士班。

甫跃辉告诉记者,王安忆上课不用教材,她喜欢采用先荐书,再让学生写读书笔记的方式来进行教学。“王老师阅读面非常广,她时常推荐一些冷僻作家的作品,比如有一次,她让我读赛巴蒂埃的《瑞典火柴》,真的非常棒。”有时,王安忆也会要甫跃辉读一些当下非著名作家的作品,让他说出其中的成败。

说到“首个”,不能不提2006年复旦中文系创办的全国首个“文学写作硕士班”,一前一后到底有何区别?对此,复旦大学中文系系主任陈思和解释,硕士学位分两类,一类以学科为基础,研究成果以论文为主,属于“科学硕士学位”,2006
年的硕士班就是这类,主要研究写作学理论等;今年设立的MFA是针对实践性的学科培养,属于“专业硕士学位”,重在培养作家。

学写作3年,除了王安忆,严歌苓的美国老师舒尔兹也被请来给甫跃辉上写作课,这位老教授主要讲授写作技巧。

此次MFA的设立,被有关专家誉为“文学向艺术的回归”,而这也将改变学位考评要素。“一些专业因其自身特点必将侧重实践,文学创作也是如此。”据悉,复旦中文系对硕士学位的考评将以“文学创作”为主,主要为发表的散文或小说,适当辅以理论性的总结。

毕业当编辑

拾起培养作家的责任

甫跃辉有时也会将自己写的小说和读书笔记给王安忆看,王安忆总是不留情面地指出不足,有一段时间,她甚至建议甫跃辉暂停写小说,因为写得太多了。甫跃辉因此而停写了1年。此外,王安忆从来没有帮助学生发一篇小说。这就是王安忆的严师本色。

说起设立初衷,系主任陈思和教授表示,这是对“文学创作能力培养”的尝试,也是对“由高校承担起作家培养责任”这一理念的尝试。

毕业后,甫跃辉进入《收获》和《上海文学》当编辑,也还经常有小说亮相,这自然也不是王安忆的帮助。不过作为中国第一个写作学硕士,甫跃辉坚决否认“作家无法被培养”的观点,认为跟了王安忆3年颇有收获:“学写作起码让我有了自省精神,知道自己过去写得很差。起码我知道该怎样当一名作家,至于要当伟大作家,那就要靠自己了。”

中国作家培养模式经历了上世纪50年代以作家协会为核心,到90年代起以媒体与商业机构“联合商业利益运作”培养新人,如今,高校是否能承担起培养的责任?质疑声不可避免。不少中文系毕业生至今还记得院系领导关于“我们不培养作家”的声明。

今年继续招

不过,在陈思和教授看来,写作水平是完全可以通过培养而提高的。“MFA并不培养文学天才,因为天才毕竟是少数,但MFA至少可以发现天才,并通过系统的写作训练,释放学生的写作潜能。”

复旦中文系主任陈思和昨天坦言,根据写作学硕士的培养经验,他认为作家完全可以被培养,“王安忆曾有过一个观点,也写过文章,认为文学是一种技术,本身有一套路数、系统可以习得。我对此很赞同。”

据介绍,MFA将引进国外成熟的课程项目,由作家、中文系教授王安忆领衔授课,强调“文学创作的自身规律”,希望以此提升青年作家队伍的写作水平。“要保持长久的文学繁荣,保证一代、一批作家的出现,而不是昙花一现,就需要通过系统教育给予作家底蕴和底气。”这正是陈思和教授与王安忆、严歌苓等多位作家交流后达成的共识。至于高校究竟能培养出怎样的作家,还有待实践的检验。

陈思和透露,除了“文学写作硕士班”,今年9月还将开设“创意写作硕士班”。如果说前者以学术研究为主,毕业时需要写论文,那么后者就是专门培养作家,也就是批量培养作家。目前已经招到了十来个学生。除了现代文学、古典文学这些课程外,依然有王安忆领衔教授写作。此外严歌苓也被聘为兼职教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