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

2019年11月30日 - 汽车文化
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

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1月13日,以“产业发展新生态”为主题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在北京召开。作为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学术委员会主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经济学家吴敬琏对我国新能源汽车推广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总结与反思。在他看来,在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问题上,政府过去管得太多。“市场体系的四个特征是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其中竞争才是灵魂,现在这个市场缺乏竞争。”吴敬琏认为。

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在1月13日召开的电动汽车百人会上,经济学家吴敬琏现场“提醒”科技部长万钢:“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的段子,最近在网上疯转,说明了广大网民,包括汽车业内人士,对有关部门及万钢在管理电动车工作管理方面的不认可,是一种情绪的宣泄。

>

图片 1

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在我看来,网友的疯转,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件事情的实际“看点”是在这种当众“提醒”的形式而不在内容,因为接下来吴敬琏的讲话并没有对“新能源不可缺竞争”的观点展开深入论证,而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他的“提醒”似乎只是一个讲话的“噱头”。其次,吴敬琏与万钢都是名人,万钢还是“副国级”的领航者,吴敬琏也曾有过官方身份,他们的一举一动自然引人注目,特别是在祖国官场上公众人物总是维持着“一致看法”,这种“现场提醒”是极少见的,这种公开暴露“不一致”的举动是极富戏剧性的,自然容易刺激人们的兴趣。实际上尽管万钢部长在谈话中没有提到竞争,但汽车业,包括电动汽车业,是中国,乃至世界上都是竞争最激烈的产业,也许万钢部长正是考虑到这一点,觉得没有必要再强调竞争了。

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昨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2015年度论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论坛以“产业发展新生态”为主题,首日便云集了经济学家吴敬琏、科技部部长万钢、中国电动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副理事长欧阳明高、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司长曾晓安、原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以及来自企业的大众中国CEO海兹曼、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等人士的精彩演讲。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各类技术创新层出不穷,但产业化的情况很不理想。在吴敬琏看来,从计划经济的时候沿袭下来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政府从资源配置一直到科研的攻关的目标以及商品化、产业化都起主导作用。于是它就产生了很多问题,从09年开始发展战略新兴产业也存在这样的问题。电动汽车、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它也发生了问题,实际上政府的作用是有限的。“问题不在于说是全电动好还是混合动力好,政府根本就不能去指定说哪一个好。政府怎么能够知道哪一个好呢?政府并没有这个能力,没有这个能力确定哪一个产业,哪一种技术路线能够取得成功,我在去年那个讲话里说,除了上帝以外,没有任何人有这个本事。”吴敬琏说。

的确,自上世纪末,电动车提上议事日程以来,发展状况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有关部门包括电动车最热心的鼓吹者万钢,都是从支持、保护方面做工作,从未强调过竞争,也没有提示风险,招来无数冒险家将电动车当做谋利手段,并不真的关心电动汽车的发展,呈现出所谓“家家点火,户户冒烟”的局面,但在关键技术和关键备件方面并没有什么大的突破,也大有“一哄而散”的可能。

从整体上来看,小编觉得,首日重要观点主要集中在体系、技术以及趋势这三个核心点上。

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在吴敬琏的印象中,国家从2008、2009年就相继出台了很多发展电动汽车的政策,支持力度很大,但效果并不明显。“2009年国务院的文件里说,到2012年就可以达到年产50万辆,但2012年的实际产量只有2.7万辆。”吴敬琏认为,正是政府在推进产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做法,抑制了企业的创造性和主动性。

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转变为中高速增长。在中国车界普遍有一种认识,认为在传统汽车方面无法与跨国企业存在巨大差距,而在电动车方面彼此似乎比较接近,中国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电动汽车是在传统汽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造不好传统汽车,也一定造不好电动汽车。所以要想成为汽车强国,传统汽车这一块决不能松劲,更不能放弃,仍然要和跨国公司争一争高低。有人说过,不发展电动汽车,二十年后会完蛋,而只发展电动汽车,放弃传统汽车,现在就会完蛋,我为它点赞。

体系

对于政府在支持产业发展过程中的教训,吴敬琏将其总结为四个方面。第一,不要制定产业发展方向和技术路线;第二,不要搞“拉郎配”式的“产学研组织”;第三,不要包销产品,避免“竞争后补贴”;第四,资金支持要采取市场化方式运作,不要人为设立地方壁垒。

事件还原:《吴敬琏提醒万钢:中国新能源汽车不能缺竞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经济学家吴敬琏的演讲围绕新常态国家创新体系展开。他提到,中国经济正在进入新常态,而其特征应该主要有两点,第一是中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降温,转变为中高速增长;第二是中国经济规模速度型的粗放增长,转变为质量效益型的集约式增长。而就新能源汽车而言,核心问题是要建立和优化改善国家创新体系。

“不是说政府什么事都不做,政府要做好几个事。”具体而言,吴敬琏认为,一是提供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创新环境、经营环境,最重要的就是一个提供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二是建立良好的教育系统和基础性的科研系统,基础性研究的系统。三是利用PPP的方式,即政府和民间伙伴关系的方式来提供开发共用技术。四是由政府可以牵头组织产业联盟来开发新技术。五是在产业发展初期通过补贴的方式使其快速达到最低的经济规模,但应补“需方”而非“供方”。六是在现有发展趋势上进行“引导性”、而非“指令性”的规划。

1月13日,电动汽车百人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当听完科技部部长万钢讲话后,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现场指出:“可能万钢部长由于讲话时间限制谈到市场发展时只谈了统一、开放、有序,没有说竞争,我来补充一下,包括新能源汽车在内,中国经济实体发展唯独不能缺竞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经济学家吴敬琏

以下为现场演讲实录:

在半个多小时的演讲中,吴敬琏从经济学的角度重新审视了中国新能源汽车这几年的发展状况。从补贴政策到鼓励创新,从技术路线到发展方式……看吴敬琏如何为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指点迷津。

如何建立和优化国家创新体系?吴敬琏认为,两个基本原则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的发挥政府的作用。

吴敬琏:谢谢陈清泰理事长,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新常态与国家创新体系”,主要包括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我将讲一下当前国家创新的总形式;第二部分我将讲如何对应这种新形势。现在,我们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建立和完善我们国家的创新体系。

新常态的“两个特征”要同时实现

对于前者,就是要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对于后者,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不是指政府的作用要强化,而是政府应该找准自己的定位,做该做的事,主要是提供公共品。

去年以来,面对中国现在的经济态势,中国党政领导给它做了一个界定——中国已进入经济发展的新常态。

从去年以来,对于中国面临的经济态势,中国党政领导做了一个界定就是:中国进入经济发展的新常态。这个新常态有各种各样的文章,我看了以后,可以把新常态的内容归结为两点:第一,祖国经济正在从高速增长降温,进入一个下行通道。经济从高速增长的状态转向了中高速增长。这个趋势今后可能还要继续,可能变成中速增长。第二,中国经济的发展正在从规模、速度型的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益型的集约增长。

有很多文章都在阐述祖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我把新常态的内容和特征归结为两点:第一,中国经济正在从高速增长降温,进入一个下行通道,从高速增长的状态转向中高速增长,这个趋势今后可能还会继续,可能还会进一步发展到中速增长;第二,中国经济的发展正在从规模速度型的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应型的集约增长。

但是我们如果你仔细观察这两个特征,可以发现二者的进度是有很大差别的。

如果仔细观看这两个特征,我国在进入这两种特征的进度是有很大差别的。第一个特征已经实现了,特别是从去年开始,GDP增长速度的下行的趋势已经是一个现实,绝大多数人对这一点也有共识。当然可能也有少数人认为中国的潜在GDP增长率是8%,甚至更高,之所以没有达到8%的增速是因为主观努力不够或者宏观经济政策没有结合,不过持有这样看法的经济学家和企业家是很少的。因为GDP的增速放缓是一个现实状态,不管人的愿望如何,它都是不可逆转的。

第一个特征已经现实了,从去年以来GDP增长速度的下行的趋势可以看出来。绝大多数人对这一点也有共识。但是第二点,中国经济发展从规模、速度型的粗放发展,转向质量效益型的集约发展,这个是我们一种期望的目标,它并没有成为现实,这里就有问题了。

但是第二点,中国经济的发展从规模速度型的粗放发展转向质量效益型的集约发展,这是我们一种期望的目标,还没有实现。如果我们只现了第一点,而没有实现第二点,那么我们至少存在两个问题。

如果我们只是实现了第一点,而第二点不能实现,那么至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现有经济增长的动力发生了衰减,不能用效率提高去做补充的话,原来由于数量扩张所掩盖的各种经济、社会矛盾都会暴露出来。第二,如果原有驱动经济发展的动力衰减了,而效率没有得到提高,这种下行的趋势就会不断地加剧。下行速度太快,就出现失速的现象,好比一个飞机飞在半空中,速度突然一下非常快的降低,这个飞机就出问题了。所以,在承认经济下行是一个趋势的同时,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实现这个第二个特征,只有具备这两个特征同时具备,这才是我们所希望见到的新常态。

首先,经济增长的动力如果发生了衰减,如果不能用效率的提高去做补充的话,那么原来由于数量扩张所掩盖的各种经济、社会矛盾都会暴露出来,会造成很大的社会问题。其次,如果原有的驱动经济发展动力出现衰减而效率没有提高,经济下行的趋势就会不断加剧,会出现所谓的失速现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