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拖了禅杖便走,原著中与鲁智深有过交手的人几乎都败在他手下

2019年11月30日 - 历史解密
拖了禅杖便走,原著中与鲁智深有过交手的人几乎都败在他手下

《水浒传》作为四大名著之一而广为人知,绝大多数人都对其中的故事略知一二,比如武松打虎、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事迹已成常识一般,不过只要是熟读过原著的话就知道其中那水泊梁山之上的一百单八位好汉可算不上什么真好汉,因为其中不乏杀人放火、强抢民女的贼人,不过即便是读过原著的人依旧会认为武松、鲁智深是真好汉,一是因为作者用了最多的篇幅讲述他们的故事,令人印象深刻,二是他们的事迹也的确是多为正面,所以口碑不错,但如果硬要抠细节的话其实这两人也做过坏事。

提及《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们,绝大多数人记住的不是他们的名字,而是他们的外号,熟读过原著的朋友都一定知道,想要在《水浒传》的世界行走江湖,没有一个响亮的外号那可是不行的,那外号基本上概括了一个人的能力,不过其中也不乏鱼目混珠者,比如“打虎将”李忠从来就没打过虎,反倒是“行者”武松打了虎,而“小霸王”周通也没有霸王项羽的实力,不过是个打家劫舍强抢民女的恶霸而已,无论如何,凭借他们的外号,他们在江湖中的确是闯出了名声,事实上周通、李忠之流还不算是最狂的。

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成语故事_成语“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的典故出处和主人公是谁?

图片 1

图片 2

《水浒传》三一:这口鸟气,今日方才出得松臊。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只可撒开。

其中武松做的坏事较为明显,杀人放火自然是恶事,武松杀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该杀之人,唯独有一个他杀错了,那就是蜈蚣岭上被王道人拐来的小道童,原著说得很明白,那孩子是无辜的,就因为抱怨武松太吵,便被武松拿去试刀,这事他做得不地道,似乎鲁智深在这方面就比武松要好,他甚至不曾错杀一个好人,那么鲁智深的人设就堪称完美吗?事实上他也做过几件坏事,而且书中至少有5个角色认为他是大恶人。

原著中越是低调的角色越不爱在外号上做文章,毕竟高手从来都是以实力说话的,比如关胜、呼延灼、武松皆是如此,外号对于他们来说可有可无,对于某些菜鸟来说便是必须品,比如所谓的“江南十二神”,方腊手下这一团体简直就是狂到极点,明明都是三流水平的货色,却以“神”自居,梁山上也有那么几个神,比如“险道神”郁保四、“丧门神”包旭,这些人自然都是吹嘘自己,但论狂,他们还是不及本文的主角,因为这人比神还高级,乃是“佛”。

鲁智深这日走了五六十里,肚里又饥,路上没个打火处,蓦地看见一座破败寺院。四个金字都昏了,写着“瓦罐之寺”。寺内满地燕子粪,寻到厨房后一间小房,见几个老和尚坐地,一个个面黄肌瘦,道是:这寺被两个杀人放火的和尚、道土占住,和尚叫崔道成,绰号生铁佛,道士叫丘小乙,绰号飞天夜叉,只在方丈后角门内住。鲁智深大怒,赶去一脚踢开后门,只见一个胖和尚、一个道士、一个年幼妇人正喝酒,见鲁智深来得凶,生铁佛便挺朴刀来抢智深,两个斗了十四五合,那生铁佛抵挡不住,丘道人便从背后拿朴刀搠将来。鲁智深一来肚里无食,二来走了许多路程,三来当不的他两个生力,只得卖个破绽,拖了禅杖便走。两个赶出山门,赶过石桥,坐在栏杆上,再不追赶。

图片 3

事实上原著中以“佛”为外号的远不止一人,比如“孙佛儿”孙定,那人曾经救过林冲一命,若是没有这位孔目替林冲辩解,只怕他早已身首异处,但本文的主角并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位“佛”,孙定那人是个善人,以佛自居倒也无妨,而本文的主角却是个卑鄙小人,他才真是最狂之人,玷污了这外号。

鲁智深走得远了,喘息方定,又是饥饿,走一步懒一步,前面一座大赤松林中,恰遇着相熟的好汉九纹龙史进。听说智深肚饥,史进道:“小弟有干肉烧饼在此,”便取出教智深吃了,各拿了器械,再回瓦罐寺来。那丘小乙、崔道成兀自在桥上坐地。智深愤怒,轮起禅杖奔过桥来;生铁佛生嗔,仗着朴刀杀下桥去。智深得了史进胆壮,吃得饱了有力,崔道成力怯,飞天夜叉便来协助。这边史进从树林子里跳将出来,四个人两对厮杀。智深得便处喝一声:“着!”只一禅杖把生铁佛打下桥去,史进一朴刀,道人倒在一边。两个进入寺中看时,那几个老和尚怕崔、丘两人杀他们,已上吊死了,那个掳来的妇人投井而死,满寺再没一个活人。便灶前缚几个火把四下点着,竟天价烧起来。二人道:“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便自走了。

读者以上帝视角来看书中人物的故事其实是很难感同身受的,所以难免会对鲁智深的为人存在一些误解,他骂李忠不爽利,这没错,他自己的确是个爽利人,但这种不拘小节的性格往往也容易忽略他人的感受,继而伤害他人。

图片 4

“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是说:汉朝时,梁孝王好客,他的花园非常美丽,客人们往往留连忘返,但总不能在梁园久居吧!《西游记》九十六回:“长安虽好,不是久恋之家。”《金瓶梅》八十回:“扬州虽好,不是久恋之家”,都是一个意思。

鲁智深在五台山为僧的时候就不守清规戒律,虽说世人皆知他是“花和尚”,但作为一个僧人去喝酒吃肉本就是破了戒,不值得吹嘘,他反倒以此为荣,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他曾经为了问酒贩子买酒而打了酒贩,那酒贩明明是出于好心不卖酒给僧人,鲁智深却不分黑白狠狠地向他裤裆踢了一脚,鲁智深是何许人也?倒拔垂杨柳的力求都有,这一脚下去,那酒贩只怕要断子绝孙,这酒贩心中的鲁智深难道不是恶人?

此人即是“生铁佛”崔道成,这家伙原本是个山贼,与那“飞天夜叉”丘小乙狼狈为奸,扮成僧人霸占了瓦罐寺,若不是遇上了鲁智深,只怕他们还要继续作恶一方,然而他却是达成了一项原著中其他角色都没达成的成就,那就是“击败鲁智深”。

图片 5

鲁智深是何许人也?他可是有着倒拔垂杨柳之神力的壮汉,要击败他谈何容易?原著中与鲁智深有过交手的人几乎都败在他手下,除了在面对卢俊义时三回合败走,面对邓元觉时被武松加入二打一,鲁智深的战绩确实堪称辉煌,而绝大多数人却没注意,他曾经也在“阴沟里翻了船”,即是输在了崔道成和丘小乙两个武艺平平的卑鄙小人手里。

再到了原著第六回中,饥肠辘辘的鲁智深到了瓦罐寺,看见几个老和尚在煮粥,便直接去抢了,这里原著只说是“几个”老和尚,笔者粗略算做3人吧,这三个老和尚其实也是可怜人,他们的寺庙被那崔道成霸占了,如今喝点稀粥又让鲁智深给抢了,这还不算,那鲁智深不仅喝了,还倒掉不少,这事做得真够缺德的,对这三位僧人来说,他不是恶人么?

图片 6

再往后看,那崔道成和丘小乙还抢了个妇人,鲁智深这时候倒是想到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然而他饿着肚子不是两人的对手,还是到后来遇上了史进才一起来解决了这两个贼人,不过此时原著提到:“智深、史进把这丘小乙、崔道成两个尸首都缚了,撺在涧里。两个再打入寺里来,香积厨下那几个老和尚,因见智深输了去,怕崔道成、丘小乙来杀他,已自都吊死了。智深、史进直走入方丈后角门内看时,那个掳来的妇人投井而死。”说得很明白,几个老和尚和那妇人都是因为鲁智深的离去绝望之下选择自尽,对于那妇人来说,鲁智深岂不是给她希望又毁之的恶人?

原著道:“两个斗了十四五合,那崔道成斗智深不过,只有架隔遮拦,掣仗躲闪,抵当不住,却待要走。这丘道人见他当不住,却从背后拿了条朴刀,大踏步搠将来,智深正斗间,忽听的背后脚步响,却又不敢回头看他。不时见一个人影来,知道有暗算的人,叫一声:着!那崔道成心慌,只道着他禅杖,托地跳出圈子外去。智深恰才回身,正好三个摘脚儿厮见。崔道成和丘道人两个又并了十合之上。智深一来肚里无食,二来走了许多路途,三者当不的他两个生力,只得卖个破绽,拖了禅杖便走。两个拈着朴刀,直杀出山门外来。智深又斗了十合,掣了禅杖便走。两个赶到石桥下,坐在栏杆上,再不来赶。”也就是说正常打崔道成绝非鲁智深对手,他之所以能赢鲁智深乃是因为对方没吃东西,但无论如何,输就是输,赢就是赢,崔道成这次的确是胜过了鲁智深。

图片 7

图片 8

话说回来,鲁智深一生的确是光明磊落,但光明磊落并不意味着正义,比如喝粥这事,也许换成是时迁就是偷来喝了,鲁智深却是“光明磊落”的抢着喝,如此直白的解释应该不难理解吧?无论鲁智深何等英雄,至少这5人不会将他视为英雄,反而觉得他有些可恶,不是么?

不过当鲁智深酒足饭饱之后,还带着史进一块来找崔道成、丘小乙的麻烦之时,他们的末日来临了,原著道:“智深、史进把这丘小乙、崔道成两个尸首都缚了,撺在涧里。”简直不要太惨,不仅被杀了,还被丢在沟里,这也算是他辱没“生铁佛”这外号的报应吧,他这样的小人,又岂能以“佛”自居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