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杨光向严幼韵借了10元钱,严幼韵因此也成为私立复旦大学第一届女生

2019年12月19日 - 职业教育

图片 1

2017年5月25日,上海著名节目主持人曹可凡从“严氏三姐妹”之严莲韵的女儿徐景灿口中获悉严幼韵女士逝世的消息,随即在“可凡倾听”官方微博上发布消息:“著名外交家顾维钧遗孀,民国才女严幼韵女士,于昨日以112岁高龄在纽约家中去世。”中国与美国的时差为13个小时,也就是说,严幼韵女士是2017年5月24日晚在美国纽约家中仙逝的,享年112岁呀,真可谓是一个被上帝彻底遗忘了的女人。

严幼韵,1905年9月27日生于天津。祖籍浙江宁波。严幼韵在天津读完中学后随家迁返上海,1925年进沪江大学学习。1927年,严幼韵从沪江大学转入复旦大学读商科,成为复旦的第一批女生。在校期间,以外号“爱的花”而闻名校园内外。1929年,严幼韵与年轻的外交官杨光?结婚。婚后不久,杨光?奉国民政府派遣赴欧洲任职,严幼韵作为外交官夫人随同前往。1938年,杨光?以公使衔出任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马尼拉,1942年4月杨光?和七名中国外交官惨遭日军杀害,为国殉职。此后三年的时间里,严幼韵带领其他遇难官员的遗孀和小孩克服重重困难,在马尼拉顽强地生活,一直坚持到日军被打败。1945年,严幼韵携三个女儿到美国,不久进入联合国工作,担任礼宾司官员。1958年,严幼韵与着名的外交家顾维钧结婚。现居住在纽约。一起来看这位110岁高龄的复旦女生严幼韵的故事: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

李宝琛从复旦毕业时的资料照片

在中华民国时期,“严氏三姐妹”与“宋氏三姐妹”一样,在社会上具有广泛的知名度,“严氏三姐妹”分别是指严彩韵、严莲韵和严幼韵,她们的祖父严信厚曾受过红顶商人胡雪岩的提携,并成为李鸿章的重要幕僚,严信厚后来成为中国最为著名的实业家,也是中国近代企业的开拓者,不仅创办了近代中国第一批工厂,而且还创办了祖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严信厚也是上海商务总会总理,在中国商界号称“宁波商帮第一人”。严信厚之子严子均子承父业经商,也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并在清政府农商部出任员外郎,他先后娶了两位夫人,共生育了12个子女,其中以“严氏三姐妹”最为知名。

即将迎来80大寿的严幼韵次女杨雪兰女士,披露了母亲长寿的秘密和如今的生活:定居纽约的严幼韵依旧每天穿精心剪裁的旗袍,描红妆,洒香水,拢好头发,踩上细脚伶仃的高跟鞋,才肯见人,连居家的拖鞋都得带点跟……仍然是沪上大家闺秀的做派。

图片 2

“严氏三姐妹”之间年龄相差不大,严彩韵出生于1902年、严莲韵出生于1903年、严幼韵出生于1905年,三姐妹自幼生活在一个温馨和谐且富有文化氛围的名门望族之家,由于家里兄弟姊妹众多,严子均专门请了两个大学老师到家里授课,一位专教国文,一位专教英文,接受国学和西学的启蒙,严彩韵、严莲韵曾先后就读于南京金陵女子大学,而严幼韵则就读于上海沪江大学,这两所大学都是西方教会创办的大学,所教内容与欧美大学几乎同步,并且都是全英文授课。

上世纪20年代,她开小车去复旦上学

106岁的李宝琛仍精神矍铄

1927年,严幼韵从沪江大学转入私立复旦大学攻读商科,复旦商科创建于1917年,而闻名于世的哈佛商学院则创建于1908年,复旦商科只比哈佛商科晚了9年而已,可见复旦商科的厉害,当年丝毫不落后于世界最先进的教育潮流。

上世纪20年代,从沪江大学转校到复旦大学就读商科的严幼韵,成为复旦的第一批女生。

图片 3

1927年,私立复旦大学也才开始招收女生并实行男女同校,严幼韵因此也成为私立复旦大学第一届女生,严幼韵当年就曾自己驾驶别克轿车出入复旦校园,由于车牌号为84号,因此被人称之为“84号小姐”,严幼韵入读复旦之后,很快就成为复旦男生的女神,严幼韵不但是上海名媛,也是复旦学霸,她在私立复旦大学就读了两年,即修习了135个学分,当年可谓是红遍了整个复旦校园。

在新书首发仪式上,复旦大学档案馆馆长周桂发通过一系列该校校史馆收藏的史料,还原了这位曾经的复旦女生的校园生活:

严幼韵和两个女儿近照(左为次女杨雪兰)

严幼韵在复旦校园的一次舞会上,认识了她的白马王子杨光泩,杨光泩出生于富商之家,毕业于清华学校,并被保送到美国留学,荣获美国名校普林斯顿大学的国际公法哲学博士学位,时任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情报司副司长兼外交委员会主任委员,高傲的严幼韵对杨光泩一见倾心。

1927年,担任复旦大学校长的是李登辉先生。当时,男女同校的学校很少,而复旦的学生自治会发出招女生的倡议。招生的时候,来了一位大小姐,开了一部小车报名;;这位女生就是严幼韵。

图片 4

1929年9月6日,严幼韵与杨光泩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了一场豪华婚礼,时任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正廷亲自主持婚礼,出席婚礼的有一千余人,场面排场之大,在当年的上海滩曾轰动一时。

当时,严幼韵在沪江大学读书,这所教会学校的管理非常严格,对学生的读书要求也非常高。性格开朗的她向往复旦开放、自由的学生,遂转学到复旦。她很快成为学校里的一道风景:每天换一身旗袍,开着小车到学校上课。后来,她就有了一个外号:“爱的福”。这是因为她所开的汽车牌照为84号,而“英语Eighty
Four”的上海话读音正是“爱的福”。

严幼韵年轻时的照片留有那个时代的标记

严幼韵与杨光泩结婚之后,跟随丈夫赴欧洲任职,杨光泩出任中国驻英国伦敦总领事兼驻欧洲祖国特派员,并在顾维钧指导下参加了中国出席国际联盟代表团的工作,严幼韵也开启了她的外交官夫人生涯。

严幼韵不仅漂亮,还非常聪明。复旦的档案馆目前仍能查到她的学习记录,从她入学的1927年算起,到1929年秋季毕业,整整修了135个学分。

照片提供:复旦大学实习生姚盈知本报记者张炯强最老的学生李宝琛:才情出众一生育人李宝琛是复旦大学健在学生中年纪最长的毕业生,今年已高寿106岁。母校百年校庆前夕,李宝琛捐出了自己当年的毕业文凭,并挥笔题诗:“木铎声声一百年,光华日月誉于前。圣域贤关两相艳,辈出人才着着先。”从优等生到教育家李宝琛的父亲当年从老家扬州辗转到上海,经营“三叶布店”。或许是受此影响,李宝琛从南京高等师范大学毕业后,考入了复旦大学中国文学科文艺系。在80年后的今天,他还能清楚地回忆起:“当年的考试包括国文和英文两项。”国文科的前身是“国文部”,只提供公共教学,并不单独招生。1925年,随着国文科成立,李宝琛成了该系的首届学生。文艺系中与他同期毕业的,只有2人——夏征农和赵宋庆。在大学里,李宝琛才智出众:上海市“拒毒演讲比赛”第一名;2次全校国语演讲赛头名——至今他仍然对此津津乐道。他喜欢听陈望道先生的修辞学课,自称是他“最好的学生之一”,并以此为荣。他擅长写诗,是南社(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的革命文学团体)后期的社员。毕业后,他曾担任《商报》总编,并著有《绝妙词抄》(上海黎明书局版)、《六书通译》(上海世界书局版)等,2000年百岁时出版了诗集《随学制斋吟集》。1930年,李宝琛受陈望道之邀,出任复旦实验中学(原名复旦大学心理学院实验学校中学部)代理主任。在教学中,他主张“四不主义”,即不烟、不酒、不赌、不舞。他曾为“实中”题词:“立己达人,与学生共勉。”此后他先后在浙江大学、复旦大学、暨南大学、圣约翰大学等任教,开设国文、文化史、哲学等课程。抗战期间,李宝琛位于四川北路的家遭日军侵毁,他咬咬牙,将困难抛到脑后,办起了扬州中学沪校……“南社一老今犹健,门下三千俱思贤。”前复旦党委书记程天权曾用这句话,形象地概括了他的执教生涯。亲情爱情师生情李宝琛是个孝子。毕业后没多久,李宝琛收到了哈佛大学哲学系的录取通知书。之前在上海读书、教书时,他经常回扬州老家看望母亲。母亲听说他打算赴美留学,舍不得他走,他二话没说,立刻放下了几乎已经准备好的行装……他说:“亲情无价,无可替代。”在沪任教期间,李宝琛认识了崔兰娟并结为夫妻。崔兰娟出生在扬州的大户人家,10岁时拜师于著名画家史常标(史可法的后代),擅长绘画,尤以画牡丹见长。当年,她在上海著名的尚公小学(郑振铎等著名学者的后代亦在此求学)任教,空闲时也酷爱写诗。相同的工作和志趣,使两个年轻人走到了一起。婚后两人交流作诗心得,感情笃深。崔兰娟于上世纪70年代去世,李宝琛对她念念不忘,一直没有再娶。对李宝琛来说,师生情谊亦难忘。1992年,他回母校参加第3届复旦世界校友联谊会时,巧遇原台湾东吴大学教授邵梦兰。邵梦兰曾是当年复旦实验中学最出色的学生之一,李宝琛对她颇为欣赏,而她也曾对这位年轻的老师产生好感,但最终没能坦言。后来邵梦兰回到浙江老家,从此便和老师失去了联系。此去一别数十年,未料竟在此重逢。身退讲台心难退屈指算来,李宝琛正式“退休”已经40年左右了,但他却不想退、不言退、不甘退。80多岁时,他受聘于扬州大学医学院,教授医古文;1982年担任刊授大学扬州分校校长……直到90多岁高龄时,他才真正“走出校园”。谈起爷爷的长寿之道,老人的孙子李骥超认为“乐观开朗”是关键。抗战生命受威胁,“文革”期间受到冲击,李宝琛都挺过来了,他说:“往前看,还有什么跨不过的坎呢?!”对于养生心得,李宝琛的体会是:“自得其乐。”近几年来,读书看报成了他生活的“主旋律”。朋友、学生常常聚到他家中,吟诗、畅谈,和“忘年交”在一起,李老也仿佛“忘记了年龄”,成了“老顽童”。从复旦毕业70多年,李宝琛一直关注着母校。“朝气、正气、才气、志气、骨气……”,他用这“五气”鼓励复旦人奋发向上。母校也未曾将他忘记,1998年,前校长杨福家题词相赠:“百岁老人、情系母校,精神过人、寿比南山。”几年前,李宝琛不慎摔了一跤,从此出门须坐在轮椅上。但如今,他仍然声音洪亮,思路清晰,想着“参加母校的百年庆典”……最早的女生严幼韵:才貌双全乐观坚强严幼韵与复旦同龄,是复旦第一届女毕业生。2000年10月,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金光耀赴纽约参加会议,顺道拜访时年95岁的严幼韵,向她介绍之前在母校举行的“顾维钧与祖国外交”学术讨论会。当时,她看着照片询问相关情况,兴致极高,精神颇佳。“爱的花”红遍校园严幼韵1905年出生于天津一个商人家庭。祖父严信厚是晚清颇有影响的大商人,17岁时离乡来到上海,在一家银楼学生意,自1887年起先后创办或投资于上海源丰润票号、华兴水火保险公司等企业。严幼韵2岁时,祖父去世了,留下一笔丰厚的家产。1925年,严幼韵进沪江大学读书,那是中国最早男女同校的教会学校之一,清规戒律颇多,学生必须住校,每月只能回家一次。严幼韵不愿受约束,1927年她与好友萧子雄一同转入复旦大学商科,成为首批进入该校的女生。当时,中国的高等教育尚在起步之中。1925年全国在校大学生总数为3万多人,而能进大学的女生更是凤毛麟角。严幼韵身段窈窕,喜欢穿高跟鞋。她父亲在南京路上开着“老九章绸布庄”,因此她每天都更换最时髦的服装。当时女生宿舍尚未建好,她就坐自备轿车来上课。轿车配有司机,而她自己也会开车,车牌号是84号。一些男生就将英语EightyFour念成沪语“爱的花”,严幼韵当时红遍了整个校园。1929年毕业于复旦商科的章宗钰先生回忆道,无法形容她美在何处,至少她上下午服装不同,徐文台学长说她是一“衣服架子”。“爱的花”做功课也大有一套,“遇到要交习题或报告,她会电话某位同学,说要借习作一看。闻者无不欣然听命,归还时洒上一些香水示意,甚至一位周同学正本报告被她拿去交卷,认为是‘受宠若惊’……”坚强的外交官夫人在校读书期间,严幼韵经常光顾大华饭店舞厅,是舞会上的“女王”,在周围的追求者中,包括沪江大学高材生、足球健将陆钟恩。严幼韵的侄女严仁美后来回忆说,当时认为“一表人才的陆某是会如愿以偿的”。但杨光出现了。他出生在一个丝商家庭,从清华毕业后赴美留学,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国际法博士学位。1927年,杨光谢绝了华盛顿美利坚大学的聘书回到中国,在母校清华担任政治学和国际法教授。次年,杨光受邀南下,加入国民政府。杨光
第一次看见严幼韵时,她正驾着那辆“爱的花”轿车。他马上请朋友介绍认识,开始不断地给严幼韵送花、约会。为了去拜见严的父母,他煞费苦心。在一个牌局上,杨光向严幼韵借了10元钱,第二天登门还钱,便拜见了她的母亲。1929年9月,严幼韵与杨光在大华饭店举行了婚礼。1930年,严幼韵随杨光出洋,开始了外交官夫人的生活。她成了丈夫工作上的好帮手:亲手设计并操办总领事官邸的装潢,陪同杨光出席各种外交活动,还以女主人的身份,招待菲律宾和美国官员及华侨领袖。然而,幸福是短暂的。1942年初,日军攻占马尼拉。两天后,杨光
与留守总领事馆的另7位外交官遭日军拘禁。其间他拒绝了为日军向华侨募款的要求。4月17日,杨光和7位外交官惨遭日军杀害。此时,严幼韵已是3个女儿的母亲,但她并未被击垮。她感到有责任照料好其他7位外交官的妻儿,她们自己动手,在院子里养起了鸡和猪,还学会了做酱油、肥皂。严幼韵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空闲时她常坐到钢琴前弹上一曲。不久前,年近百岁的严幼韵谈到在马尼拉的这段日子时,感慨地说:“现在回过来看,当时我们确实非常勇敢。”严幼韵的3个女儿杨蕾孟、杨雪兰和杨葸恩,均是与杨光所生,其中小女儿杨葸恩已于上世纪90年代过世。次女杨雪兰曾担任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副总裁,负责市场开发。经过她的牵线搭桥,促成了通用汽车公司在上海投资生产别克汽车。同时,杨雪兰出任美国百人会文化协会总裁,退休后更是全力投身于推进中西文化交流。有缘再嫁外交家1945年,严幼韵和3个女儿来到纽约。不久以后,她担任联合国礼宾官,这是她的第一份正式工作。礼宾司的工作从接待到任大使,安排他们递交国书,到接待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国家元首,涉及了联合国所有官方礼仪事宜,不能出一点错。严幼韵却干得异常出色,直到1959年10月的联合国大会结束后正式退休。1959年9月,54岁的严幼韵与71岁的顾维钧结婚,成为他的第三任夫人。顾维钧是20世纪上半叶中国著名的外交家。他曾担任过祖国驻美、英、法使节,祖国出席国际联盟和联合国大会的代表等职。事实上,两人相识已久。当年中国外交界的新人,包括杨光在内,都想找机会向顾维钧请教,因此严幼韵与他也经常见面。严幼韵初到美国时,二女儿患急性阑尾炎需动手术,此时顾维钧正率中国代表团出席旧金山会议,获悉后立即提供了帮助……婚后,严幼韵无微不至地照顾顾维钧。每天凌晨丈夫醒来后,她已准备好一杯热牛奶,让他喝下后继续睡觉,惟恐他从晚餐到早餐间空腹时间过长,于身体不利。顾维钧健康长寿,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严幼韵。顾维钧于1985年去世,享年97岁,两人一起生活了26年。严幼韵晚年喜欢参加各种社交活动。不久前,她向复旦赠送了两张去年过百岁生日(虚岁)的照片,祝福母校前途无量。

在欧洲工作三年多,杨光泩奉调回国,出任世界通讯社社长。1937年初春,杨光泩再次出使欧洲,担任中国驻欧洲新闻局伦敦和巴黎总部的负责人,严幼韵作为外交官夫人,也再次随丈夫赴任。

战争年代,她的房间里还有钢琴

1937年“卢沟桥事变”
之后,杨光泩临危受命,于当年10月出任中国驻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公使衔总领事,此时杨光泩还有另外一个人生选择,那就是赴欧洲出任捷克斯洛伐克总领事,但杨光泩选择了已经处于战争前沿的菲律宾。杨光泩携严幼韵及三个女儿全家赴马尼拉任职之后,积极宣传抗日救国,在华侨中募集爱国捐款,严幼韵也积极协助丈夫杨光泩开展外交工作,经常陪同杨光泩出席各种外交活动。

1929年,严幼韵与年轻的外交官杨光?结婚。婚后不久,杨光?奉国民政府派遣赴欧洲任职,严幼韵作为外交官夫人随同前往。1938年,杨光?以公使衔出任祖国驻马尼拉总领事。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马尼拉,1942年4月杨光?和七名中国外交官惨遭日军杀害,为国殉职。此后3年,严幼韵带着7位外交官的妻儿艰难度日。在马尼拉顽强地生活,一直坚持到日军被打败。她们变卖珠宝,自己动手种菜做鞋,在院子里养鸡养猪,学会了做酱油、肥皂。

1941年12月7日,日本联合舰队偷袭了美国夏威夷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中国政府也正式向日本宣战。时任美国远东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撤离马尼拉时,在最后一架飞机上,为杨光泩预留了位置,但被杨光泩婉拒了,此时的杨光泩体现了一个杰出外交官的勇气和担当,他曾这样说:“身为外交官,应负保侨重责,未奉命之前,绝不擅离职守”。

谈及严幼韵的这段经历,复旦历史学教授金光耀披露了一个细节:杨光?被杀的时候,严幼韵还不到40岁。而其他几个领事官员的遗孀,比她更年轻一些,有的30岁还不到。尽管当时生活非常艰难,但她们住的房间里还放在一架钢琴,在空闲的时候,严幼韵还会弹琴。

1942年1月2日早晨,马尼拉被日军占领,日本驻马尼拉副领事木原次太郎耍无赖,声称不承认重庆政府,也拒不承认杨光泩等人的外交官身份,并逼迫杨光泩为日本人募集资金,被杨光泩严词拒绝,日本宪兵司令太田恼羞成怒,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将杨光泩等9名中国外交官拘捕囚禁,并于1942年4月17日秘密执行枪杀,我在这里录下9名烈士的名字:杨光泩、卓还来、朱少屏、莫介恩、姚竹修、萧东明、杨庆寿、卢秉枢、王恭玮,以立此存照,借此纪念和缅怀这些为国家为民族而英勇献身的烈士。

“有两三次,一辆日本军车驶来,一位穿着长靴、全副武装的军官领着一些士兵耀武扬威地走进来。每当这个时候我的血都凝固了。”年逾百岁的严幼韵曾在回忆录谈到在马尼拉的这段日子时,感慨地说:“现在回过来看,当时的我们确实非常勇敢。”

自从9名中国外交官被日本宪兵抓走之后,严幼韵作为总领事的夫人,很自然地成为这些外交官家属的“精神领袖”,她们并不知道丈夫们已经不在人世了,她们已经从外交官夫人沦为普通妇女,严幼韵带领这些女人们自力更生,开垦菜园,养鸡养猪,以维持基本生活,并养育子女长大。她们在日本人的刺刀下生活,对于自己的命运完全无法确定,但却依然顽强地坚持生活在炎热的马尼拉,并一直坚持到日本无条件投降。

1945年初,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将军率领美军光复了马尼拉,号称“马来之虎”的山下奉文在日本天皇颁布投降诏书之后也被迫选择投降。麦克阿瑟夫人琼-费尔克罗斯辗转找到了严幼韵一家,并与麦帅一同协调有关方面,将杨光泩一家送上了开往美国的“埃伯利海军上将号”运输船。

严幼韵与女儿杨蕾孟、杨雪兰、杨茜恩在纽约定居下来,刚过不惑之年的严幼韵需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来养家糊口,一位朋友曾介绍她去保险公司工作,但严幼韵并没有接受,她认为“自己是个买家,而不是卖家”。后来一个在联合国工作的朋友,带给她一份“礼宾官”空缺岗位的招聘说明,严幼韵决定应聘,当她向联合国礼宾司司长让-德努陈述了自己作为外交官夫人的履历和生涯之后,立即被联合国礼宾司聘为礼宾官,负责接待各国到任大使,并安排他们递交国书,还负责接待到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各国元首,严幼韵由此成为联合国首批雇员,她所从事的礼宾工作,几乎涉及了联合国所有官方的礼仪事宜,面对这些纷繁复杂的礼宾事务,严幼韵干得风生水起且极为出色,成为联合国一名杰出的外交官员,她在这一岗位上工作了13年,直到1959年10月正式退休。

严幼韵与年长自己17岁的顾维钧很早就相识,顾维钧既是杨光泩的外交前辈,也曾是杨光泩的顶头上司。严幼韵在联合国工作期间,也正是顾维钧担任台湾国民政府的驻美大使,二人在华人外交圈中交往频繁。

1956年2月,年近七旬的顾维钧辞去大使职务不久,就又被选为国际法院的法官。1959年9月,顾维钧与共同生活了30余年的妻子黄蕙兰解除了婚约,并与严幼韵喜结连理,一对枯藤老树发了新芽,顾维钧时年71岁,严幼韵是54岁,正是由于严幼韵无微不至的照顾,年逾七旬的顾维钧在爱情的滋润下,重新焕发了青春,口述了600余万字的《顾维钧回忆录》,为研究中国近现代外交史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并以98岁高龄无疾而终,这其中就包含着严幼韵的心血和功劳,顾维钧在耄耋之年曾谈到他长寿的秘诀时,总结了三条经验:“散步,少吃零食,太太的照顾。”顾维钧长子顾德昌也曾感慨地说:“如果不是她,父亲的寿命恐怕要缩短二十年。”

顾维钧一生曾娶了四房夫人,第一位夫人张润娥为中医名家之女,此乃是包办婚姻,不久离婚。第二位夫人唐宝玥为北洋政府内阁总理唐绍仪之女,顾维钧与唐宝玥育有顾德昌、顾菊珍,婚后四年,唐宝玥病逝,第三位夫人这是富商之女黄惠兰,二人生活36年之后离婚,第四位夫人就是严幼韵,顾维钧与严幼韵共同生活了26年,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位夫人。

严幼韵与杨光泩所生的三个女儿,也都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美满,长女杨蕾孟是一位资深编辑,曾任美国著名的双日出版社总编,亲自编辑出版的著作达250多本,美国总统尼克松时代的重要人物基辛格的回忆录,就是经由杨蕾孟编辑出版的。次女杨雪兰是一位卓有成就的企业家,曾任美国通用公司副总裁,通用公司在上海投资生产的别克轿车项目,就是由杨雪兰策划并促成的。三女杨葸恩驰骋在房地产领域,但因病去世比较早。

严幼韵与顾维钧的晚年生活都喜欢打麻将,中国的“国粹”在美国的华人圈中也颇为流行,这也是一种愉悦心情和广交朋友的交际方式,何况严幼韵和顾维钧都是以外交为人生的人,在他们的牌友中,不乏向孔令仪、贝聿铭等声名显赫之人。但严幼韵在过了百岁之后,打麻将的时候就越来越少了,但依然热衷于交际,每当出席派对时,总是要精心打扮一番,仍然是当年上海名媛的派头,要穿上精心剪裁的旗袍,描红妆,洒香水,并且要穿上高跟鞋。

2015年5月,新世界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一百零九个春天——我的故事》,这本书由严幼韵口述,其长女杨蕾孟编著,记述了严幼韵一百余年来独特的人生际遇和沧桑经历,以及一个世纪老人的历史见证,在严幼韵百年人生的朋友圈中,可谓是折射了一部中国近现代历史画卷,值得感兴趣的朋友阅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