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绝大多数师作战行动的实施要依靠马匹,波兰骑兵旅重创德国王牌装甲师

2019年12月30日 - 历史解密
绝大多数师作战行动的实施要依靠马匹,波兰骑兵旅重创德国王牌装甲师

本文来源历史

众所周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标志是1939年纳粹德国以“闪电战”轻取军事思想落后的波兰,其中关于德国装甲兵横冲直撞,打得以骑兵为主的波兰人难以招架的情节传播甚广。然而在短暂的“德波战争”中,却有一支装备简陋的波兰骑兵旅坚守在边境小城摩克拉,让德军王牌第4装甲师吃足了苦头,谱写了二战史上传奇一页。

图片 1

德军在摩克拉战场上损失了160辆坦克装甲车辆,伤亡800余人。波兰骑兵旅则损失500余人,980余匹战马被打死,同时还损失了相当数量的坦克和卡车。

图片 2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纳粹铁骑是在德军大批装甲部队的凌厉攻势中横扫欧洲大陆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驱动纳粹庞大战争机器的不是铁轮,而是大批结队而行的战马。“闪电战”就相当依赖于军用马匹。德军大批作战部队徒步开进战场,他们的侧翼和后方活跃着机动的骑兵部队,他们的武器和供给几乎完全由四足马力承载,这才是纳粹装甲铁骑的历史真实面目。

图片 3

■ 经过激烈巷战后的波兰边境小城摩克拉满目疮痍

“过劳”军马啥都干

文章来自:新民晚报 作者:风云 原标题:波兰骑兵旅重创德国王牌装甲师

文章来自:新民晚报 作者:风云 原标题:波兰骑兵旅重创德国王牌装甲师

二战期间,德军马匹总数保持在110万左右,正是这百万军马维持着德军的千里战线。

众所周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标志是1939年纳粹德国以“闪电战”轻取军事思想落后的波兰,其中关于德国装甲兵横冲直撞,打得以骑兵为主的波兰人难以招架的情节传播甚广。然而在短暂的“德波战争”中,却有一支装备简陋的波兰骑兵旅坚守在边境小城摩克拉,让德军王牌第4装甲师吃足了苦头,谱写了二战史上传奇一页。

众所周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标志是1939年纳粹德国以“闪电战”轻取军事思想落后的波兰,其中关于德国装甲兵横冲直撞,打得以骑兵为主的波兰人难以招架的情节传播甚广。然而在短暂的“德波战争”中,却有一支装备简陋的波兰骑兵旅坚守在边境小城摩克拉,让德军王牌第4装甲师吃足了苦头,谱写了二战史上传奇一页。

在1943年11月,所有322个德国陆军和党卫军作战师,其中只有52个师实现摩托化或装甲化;而到1944年11月,所有的264个作战师,只有42个师完全摩托化或装甲化。德军1943年之前的旧型德国步兵师,每个师拥有大约5300匹马、1100辆马车、950辆汽车和430辆摩托车。

作战背景

作战背景

而在1943年,由于东部战线的广泛延伸,德军遇到了严重的供给和机动车辆维修困难,各师的机动车辆减少到约400辆汽车和400辆摩托车,而马匹数量增加至约6300匹。在旧型步兵量师里实现完全摩托化的单位只有反坦克营,绝大多数师作战行动的实施要依靠马匹。

波兰边境小城摩克拉是跨欧国际铁路进入波兰南部的第一站,往西是德国西里西亚工业区,往东则是波兰重镇罗兹,堪称交通咽喉,德军侵略波兰的“白色方案”中将占领摩克拉视为“夺门一击”,为后续兵团攻入波兰腹地打开缺口。出于“首战必胜”的心理期望,德军总参谋部向希特勒建议用王牌第4装甲师对付摩克拉。

波兰边境小城摩克拉是跨欧国际铁路进入波兰南部的第一站,往西是德国西里西亚工业区,往东则是波兰重镇罗兹,堪称交通咽喉,德军侵略波兰的“白色方案”中将占领摩克拉视为“夺门一击”,为后续兵团攻入波兰腹地打开缺口。出于“首战必胜”的心理期望,德军总参谋部向希特勒建议用王牌第4装甲师对付摩克拉。

还有成千上万的军马用于侦察。二战中,德国最高指挥部分配给每个师一个满编的成建制的侦察营,而该侦察营使用的就是军马和少量的自行车。

第4装甲师是希特勒上台后最看重的部队之一,配备最先进的武器,齐装满员达1.4万人,其核心是第35、36装甲团,配备坦克和装甲车共341辆,其中包括183辆“一号”坦克、130辆“二号”坦克以及当时在德国算是“珍品”的12辆“四号”坦克。师长莱茵哈特是德军最精通“闪电战”的少壮派,他憧憬着充当德军装甲集群的开路先锋,从波兰防守不算巩固的南部战线撕开突破口,然后兵锋直指波兰首都华沙。

第4装甲师是希特勒上台后最看重的部队之一,配备最先进的武器,齐装满员达1.4万人,其核心是第35、36装甲团,配备坦克和装甲车共341辆,其中包括183辆“一号”坦克、130辆“二号”坦克以及当时在德国算是“珍品”的12辆“四号”坦克。师长莱茵哈特是德军最精通“闪电战”的少壮派,他憧憬着充当德军装甲集群的开路先锋,从波兰防守不算巩固的南部战线撕开突破口,然后兵锋直指波兰首都华沙。

不是骑兵自称骑兵

从全局上看,当时德军集结50万大军,分成南北两大集群,其中南方集团军群的任务是分割波兰国土,目标是在最短时间内跨越维斯杜拉河,进入波兰东部,然后与从东普鲁士杀来的北方集团军群会师,共取华沙。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的主攻力量是霍普纳指挥的第16装甲军,该军的主力便是第4装甲师。

从全局上看,当时德军集结50万大军,分成南北两大集群,其中南方集团军群的任务是分割波兰国土,目标是在最短时间内跨越维斯杜拉河,进入波兰东部,然后与从东普鲁士杀来的北方集团军群会师,共取华沙。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的主攻力量是霍普纳指挥的第16装甲军,该军的主力便是第4装甲师。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军总参谋部组建新的国防军。10万人的国防军由7个步兵师和3个骑兵师组成。每个骑兵师5500人,其中包括6个团和1个炮兵营。

反观波兰,尽管政府意识到德国人可能会动武,但他们的战略思维仍停留在一战时期,幻想通过边境抵抗来争取全国动员时间,等待英法盟国援助。为此,波军把有限的军队摆在漫长的国境线上,他们既缺乏可依托的工事,又没有足够弹药,难以长期抗战。而呆在摩克拉的波兰沃尔希尼安骑兵旅就是这样的代表,他们是在1939年8月德波关系紧张后才被匆忙派到边境筑垒地带的,全旅总兵力6300人,直到开战时仍未满编,许多工事也只是早年波兰民兵开挖的简易堑壕。

反观波兰,尽管政府意识到德国人可能会动武,但他们的战略思维仍停留在一战时期,幻想通过边境抵抗来争取全国动员时间,等待英法盟国援助。为此,波军把有限的军队摆在漫长的国境线上,他们既缺乏可依托的工事,又没有足够弹药,难以长期抗战。而呆在摩克拉的波兰沃尔希尼安骑兵旅就是这样的代表,他们是在1939年8月德波关系紧张后才被匆忙派到边境筑垒地带的,全旅总兵力6300人,直到开战时仍未满编,许多工事也只是早年波兰民兵开挖的简易堑壕。

在1934年到1939年之间,德国陆军扩大到52个师,而其中的4个骑兵师,基本实现了轻型机械化。

该旅旅长费利波维茨抵达前线后就意识到问题严重,通过仔细观察既设战场的周边环境,他发现小城西面除了一条跨国铁路线外,几乎全是茂密丛林,林中丘陵地带有许多溪流和沟渠,能在客观上限制德军机械化部队的行动。于是,他决定把“保卫摩克拉”的任务引申为“保卫摩克拉西部丛林”,依托有利地形进行抵抗。为此,他把全旅4个骑兵团、1个坦克营和1个炮兵营都分派到树林附近,其中第19骑兵团位于北段,第21骑兵团在中段,南段则由开战前几小时才从后方补充上来的波军第84步兵团第4营和第7机枪营负责防守。

该旅旅长费利波维茨抵达前线后就意识到问题严重,通过仔细观察既设战场的周边环境,他发现小城西面除了一条跨国铁路线外,几乎全是茂密丛林,林中丘陵地带有许多溪流和沟渠,能在客观上限制德军机械化部队的行动。于是,他决定把“保卫摩克拉”的任务引申为“保卫摩克拉西部丛林”,依托有利地形进行抵抗。为此,他把全旅4个骑兵团、1个坦克营和1个炮兵营都分派到树林附近,其中第19骑兵团位于北段,第21骑兵团在中段,南段则由开战前几小时才从后方补充上来的波军第84步兵团第4营和第7机枪营负责防守。

1939年9月19日,德国取消了骑兵兵种,组建“快速部队”(包括所有侦察、坦克、反坦克、自行车、摩托车和装甲步兵部队)。

在这些部队后方是骑兵旅配属第2炮兵营的37毫米加农炮和75毫米山炮。第2骑兵团、第12骑兵团和第21坦克营则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支援危急地段。此外,他还在8月31日中午从上级集团军获得“特批武器”——代号“53”的装甲列车,它能沿着环城铁路机动,为前线提供火力支援。

在这些部队后方是骑兵旅配属第2炮兵营的37毫米加农炮和75毫米山炮。第2骑兵团、第12骑兵团和第21坦克营则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支援危急地段。此外,他还在8月31日中午从上级集团军获得“特批武器”——代号“53”的装甲列车,它能沿着环城铁路机动,为前线提供火力支援。

1943年4月,德军废除“快速部队”正式组建新兵种“装甲部队”(包括坦克和反坦克、重型突击炮、装甲侦察、装甲步兵和摩托化步兵部队)。原来的骑兵逐渐被吸收到其他步兵单位,或被改造成轻型的半机械化部队,但昔日的老兵们仍然习惯穿着传统的镶金边骑兵服,军官们仍然自豪地把自己称为骑兵。

作战经过

作战经过

一次摧毁34辆坦克

1939年9月1日凌晨,德军向波兰发起全线进攻,第4装甲师先头部队用坦克碾碎了波兰海关的岗亭,为逼迫波军放弃抵抗,德军甚至将沿途抓到的波兰平民绑缚在战车上,充当“肉盾”。德国空军的“斯图卡”俯冲轰炸机也不断密集投弹,协助地面部队摧毁波军要塞。

1939年9月1日凌晨,德军向波兰发起全线进攻,第4装甲师先头部队用坦克碾碎了波兰海关的岗亭,为逼迫波军放弃抵抗,德军甚至将沿途抓到的波兰平民绑缚在战车上,充当“肉盾”。德国空军的“斯图卡”俯冲轰炸机也不断密集投弹,协助地面部队摧毁波军要塞。

二战开始时,德国唯一的独立骑兵部队只有第1骑兵旅。该旅包括2个骑兵团、1个混合骑兵团、1个炮兵营、1个机械化侦察营和1个自行车营。总兵力6200人、4200匹马。

6时30分许,摩克拉防线的南段率先打响,波军第4营发现一支德军侦察分队,后者只有2辆SdKfz222轮式装甲车和一些摩托车,缺乏攻坚用的重武器,被依托有利地形的波兰守军打得落花流水。德军装甲车慌忙后撤,部分德军被发动反冲锋的波军包围,不得不举手投降,成为二战中首批德国战俘。

6时30分许,摩克拉防线的南段率先打响,波军第4营发现一支德军侦察分队,后者只有2辆SdKfz222轮式装甲车和一些摩托车,缺乏攻坚用的重武器,被依托有利地形的波兰守军打得落花流水。德军装甲车慌忙后撤,部分德军被发动反冲锋的波军包围,不得不举手投降,成为二战中首批德国战俘。

1939年9月,编归德军第3集团军指挥的第1骑兵旅在波兰战役第一天就投入了战斗,但完全被气势磅礴的新型装甲师盖过风头。波兰战役后,第1骑兵旅扩编为第1骑兵师,辖有多个无线电、工程和反坦克营。1940年5月,编归第18集团军指挥的第1骑兵师,在亚琛地区参加西线战役,从比利时北部和西部进入法国北部,但没有具体的作战行动。

但德军主力很快跟上来,第36装甲团第1营以一号和二号坦克为矛头,转攻波军防线中段。他们欺负对手只是缺少反装甲武器的骑兵,一边向前推进,一边用坦克上搭载的机枪和火炮伴随射击。波军的许多战马和畜力牵引的弹药车被干掉,防线也出现动摇迹象。然而,当德军坦克抵近树林边缘时,却遭到来自波军防线后方的炮火急袭。波兰人的37毫米加农炮虽然射程不远,但非常小巧,波兰炮兵们早就预先算好了射击诸元,为每门炮选定几个射击阵位,当德军坦克推进至距炮位仅150米远时,波军猛烈开火,2辆装甲薄弱的一号坦克被打爆,波兰骑兵趁势发起冲锋,把掩护坦克的德国步兵冲散……

但德军主力很快跟上来,第36装甲团第1营以一号和二号坦克为矛头,转攻波军防线中段。他们欺负对手只是缺少反装甲武器的骑兵,一边向前推进,一边用坦克上搭载的机枪和火炮伴随射击。波军的许多战马和畜力牵引的弹药车被干掉,防线也出现动摇迹象。然而,当德军坦克抵近树林边缘时,却遭到来自波军防线后方的炮火急袭。波兰人的37毫米加农炮虽然射程不远,但非常小巧,波兰炮兵们早就预先算好了射击诸元,为每门炮选定几个射击阵位,当德军坦克推进至距炮位仅150米远时,波军猛烈开火,2辆装甲薄弱的一号坦克被打爆,波兰骑兵趁势发起冲锋,把掩护坦克的德国步兵冲散……

直到战役第二阶段,该师参加了掩护装甲部队越过索姆河和塞纳河,以及随后穿越卢瓦尔河的作战行动。第l骑兵师在这些行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以每天45~60英里的速度推进,曾在一次战斗中摧毁了34辆坦克。

直到中午时分,德军仍未能在摩克拉取得有价值的突破,这让德军第4师师长莱茵哈特感到震惊,要知道此时许多友邻部队已经深入波兰腹地几十千米,自己却毫无进展,实在令人脸红。

苏德战役初期,第l骑兵师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到6个团,随着德军的全速推进,第1骑兵师在战线中央地带行动。在德军到达二战的战绩顶峰时,该师被辙回到后方去统治占领的法国,并改编为第24装甲师。1943年第24装甲师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被歼灭。

不甘心的莱茵哈特调整部署,把战斗力最强的第36装甲团摆到地形相对平缓的树林北段,试图依靠50辆坦克、师属15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群和通过电台召唤来的空军轰炸机荡平对面的波军阵地。

娱乐卫军骑兵

面对危急局面,波兰旅长费利波维茨果断向北段防线增派第12骑兵团。当时的战场犹如地狱,德军坦克一旦冲过波军防线,后者就用密集火力压制尾随坦克的德国步兵,然后用步兵的反坦克枪和后方的加农炮夹击德国坦克。经过数小时拉锯战,人数和武器处于劣势的波军逐渐到了崩溃边缘。

党卫军在1941年有23个骑兵团,但这些骑兵团的任务是骑术训练和维持治安。苏德战役开始后不久,一个党卫军骑兵旅被派往前线。其主要任务是在德军战线的中部和南部地区作战,同时也打击后方的游击队。

突然一阵轰鸣声从旁边的铁路上传来,紧接着密集的炮弹落入德军队列,原来费利波维茨派来支援的53号装甲列车赶到了。看到周身喷射火焰的“移动城堡”,德军受到极大震撼,纷纷掉头撤退。需要指出的是,波军装甲列车上的火炮射程达到2500米,超出德军坦克的火炮射程,如果进行对射,德国坦克不是对手,而且由于双方军队间的距离很近,为避免误伤己方部队,德国空军的轰炸机无法支援作战,无形中让波兰装甲列车成了“战场之王”。

1942年6月,该旅被扩编为党卫军骑兵师,支援在斯大林格勒的第6集团军,执行侧翼掩护和撤退任务。1943年末,撤回波兰,随后退至南斯拉夫。1944年3月,该师被派往匈牙利,以保证其能继续为纳粹卖命。在那里,该师编为党卫军第22骑兵师,与党卫军第1骑兵师一起参加了特兰西瓦尼亚防卫作战。

战局僵持之际,费利波维茨又使出一招险棋,派出最后的预备队——第21坦克营和第2骑兵团发起反击,试图将德军驱离摩克拉外围。然而,波军骑兵刚刚脱离既设阵地,立刻遭到德军重炮和飞机的压制。仅仅装备1挺机枪的波军TKS超轻型坦克也被德军打掉不少。波军因此实力大损,德波双方至此算是打了一个平手。

两个党卫军骑兵师都由3个骑兵团、1个炮兵团和1个机械化供给团组成,并有1个机枪连、1个重武器连、1个警卫连,总兵力约1万人。武器装备包括:32门105毫米加农炮、4门150毫米榴弹炮、20门37毫米高炮、35门75毫米/88毫米反坦克炮。步兵武器包括31门81毫米迫击炮/4门俄式120毫米迫击炮、213挺轻机枪和42挺重机枪。

14时许,不耐烦的德军第4师师长莱茵哈特亲临一线,他直接督促第35、36装甲团在一小时内向摩克拉树林北段发起总攻,从那里穿越铁路,进占摩克拉镇。接下来的战斗更加惨烈,德军试图用更长时间的炮击和轰炸“软化”波军的抵抗,可只要德军装甲集群接近到波军阵地几百米处,就会受到猛烈还击。

1944年末,两个骑兵师和德军其他作战单位被包围在布达佩斯,并在该战役中损失殆尽。这两个师的残部合编为党卫军第37骑兵师,在奥地利最后反击苏军的战斗中被全歼。

尽管德军损失巨大,但莱茵哈特“只要摩克拉,不要伤亡数字”的态度还是令战场形势发生转变。17时许,德军坦克终于在北段完成战术突破,多辆坦克推进至摩克拉镇外的铁路线。然而,令德国人郁闷的是,这段铁路有些特别,不少路段的铁轨铺设在高出地面约2米的路基上,德军坦克无力跨越。就在德军着急的时候,那辆53号装甲列车又像幽灵般开来,用优势炮火打散德军。

外籍军团哥萨克骑兵

18时20分,德军依仗兵力优势,终于跌跌撞撞地杀进摩克拉,与波兰守军展开惨烈的巷战。双方士兵完全混战在一起,城外交战时尚算成形的战线荡然无存。

1942年夏,一些独立的哥萨克骑兵连队在德军中成立,统一编归德军第l装甲集团军指挥。这些哥萨克骑兵向德军进行远距离侦察和在顿河下游、北高加索地区发动突袭。

21时,波军旅长费利波维茨收到一条坏消息,那就是他所在的波兰罗兹集团军被德军消耗大半,摩克拉附近的克沃布茨克、切斯托霍瓦等城市均告易手。费利波维茨明白,再继续坚守摩克拉只会被德军围歼。他不得不下令放弃阵地,向东撤退。趁着夜色,波兰战士们神情凝重地离开之前拼死戍守的阵地,向新的地域转移。

但是德军很快发现,哥萨克骑兵还是“不可靠”的。特别是在1942~1943年冬天的德国反击战中,所有哥萨克骑兵后撤到波兰。第1哥萨克骑兵师正式成立于1943年5月1日,并于10月被派往南斯拉夫以保护德军通信线路,及锡萨克和亚布罗德之间的重要铁路。

顺便说一下,波兰人的撤退本领远比不上打防御战的能力,在后来的转战中,费利波维茨指挥的骑兵旅被上级调遣得支离破碎,还在一些毫无意义的机动中遭到德国空军的蹂躏,最终冰消瓦解,只有第12骑兵团相对完整地退入华沙,参加了最后的首都保卫战。

由于武器装备缺乏,哥萨克骑兵师有相当规模的纯粹骑兵。第1哥萨克骑兵师辖3个旅共6个团。虽然该师的德国指挥官一直在向上级单位抱怨哥萨克的松散野蛮,难以维持纪律,但哥萨克骑兵还是替德军干了不少坏事。至1944年末德军开始撤出巴尔干地区,该师被扩编为第1和第2哥萨克骑兵师,由党卫军第15哥萨克骑兵军指挥。

作战评价

1945年3月这些部队被派往斯洛文尼亚去掩护E集团军群侧翼。在1945年4月下旬,德国E集团军群溃退到奥地利西北部,这个哥萨克军在其最后的战争中由于害怕成为苏军俘虏而行军异常迅速,因此它是第一批向到达奥地利的西方盟军投降的德军部队。

据历史学家研究,仅持续一天的摩克拉战役堪称德波战争中最激烈的作战。德军在摩克拉战场上损失了160辆坦克装甲车辆,伤亡800余人。波兰骑兵旅则损失500余人,980余匹战马被打死,同时还损失了相当数量的坦克和卡车。尽管如此,德国人也不得不承认:波兰人在摩克拉表现出的勇气与能力,是任何对手都不能轻视的。

第三帝国末日的哀鸣

责任编辑:文尧木

虽然战时德军曾控制着高加索地区的油田,且德国的军事工业源源不断地生产大量的机动车辆,但是过长的战线和不堪重负的石油消耗,使德军不得不使用大量的军用马匹。战争后期,盟军的空中轰炸加剧了这种趋势。这使战马成为德军最主要的运输力量之一。

二战期间,德国解散骑兵学校而没有培养新的骑兵军官,以及德国在胜利顶峰时废弃骑兵部队,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个错误的决定。而苏军骑兵部队根据战争初期的教训,迅速调整了作战理论、战术,得以在苏联复杂的地形上成功打击德军。

德军骑兵部队在二战中的战术应用和作战效果至今仍然值得军事专家研究,而数以百万计的骑兵部队并没有挽救罪恶德军的命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