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只将次子天可汗带往波德戈里察,他是被本人的奶子专断养育长大的

2020年1月12日 - 历史解密
只将次子天可汗带往波德戈里察,他是被本人的奶子专断养育长大的

前文说到,李元吉喜欢打仗,但这位公子哥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无处释放的精力,根本谈不上什么为国为民,而且他的仗,打得也是一团糟,根本没有他哥哥李世民卓越的军事才能。

 今天给大家说说李元吉简介和李元吉的故事,李元吉,名李劼,小字三胡,陇西成纪人。唐高祖李渊第四子,窦皇后所生,唐太宗李世民四弟。

李渊看得出,如果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不能稳操政柄,妥善解决兄弟之间的权力之争,朝廷必将大乱,手足之间也会生成诛杀之祸。他决定必须支持一方,稳住
另一方,使双方都有所收敛,缓和斗争的尖锐程度。他权衡再三,觉得还是站在李建成一边,更有利于政局的稳定。这是由于:第一,李建成是长子,而且已经立为
太子,天下臣民家喻户晓,站在李建成一边,既符合传统,也有利于现实;第二,站在李建成一边,可以使其由弱变强,增加其与李世民抗衡的政治力量,遏制李世
民居功自傲的气焰;第三,站在李建成一边,不用改立皇储,拥嫡派的文武大臣不会受到政治上的冲击,可以保持大局的稳定。
李渊的决心下
定以后,对几个儿子的态度更加明朗化了。他一方面向诸子宣传孝悌之道,以史为鉴,希望兄弟间能化干戈为玉帛;另一方面,仍然重用李世民,重大的政令和军事
行动都听取他的意见;他对太子李建成也十分关注,注意其政治动向。同时,他还想利用齐王李元吉这张牌,来平衡李建成与李世民之间的关系。但是,李元吉则认
定李世民不会甘居人下,他与李建成的仇恨由来已久,不可能重归于好;况且,李元吉也有夺宗之心。因此,李元吉采取消极的不合作的态度,这使李渊更加为难。
七月里的一天,李渊为了缓和三兄弟之间的矛盾,带着他们到长安城南打猎,并让他们驰射角胜。李建成故意让李世民骑他的一匹难以驯服的烈马。李世民刚骑上
马,马就狂蹦乱跳起来。李世民急忙跳下,再骑上去。谁知刚一上去,马又蹦跳起来。这样反复了三次,李世民才降伏了这匹烈马。他骑在马上,对旁边的人说:
有人想用这匹马害死我,岂不知死生有命,怎么害得了呢?李建成听了,便抓住李世民所说的死生有命大做文章,通过嫔妃们向李渊告状:秦王太狂妄
了,他说天命在他身上,是一定要坐天下的人,不会轻易死掉!李渊大怒,立即召见李世民,责备他说:天子自有天命,不是你耍点手段就能当得上的!我还没
死,你为什么这样心急呢!李世民再三解释,李渊就是不听,拍着桌子大发脾气。正在闹着,外面送来情报,说突厥又入寇北边。李渊要靠李世民出征,只得草草
了结此事。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一天夜里,李建成请李世民赴东宫饮宴,暗中放了慢性毒药。李世民宴罢回到秦王府,呕吐腹泻不止,最后竟吐出血来。多亏他平日礼贤下士,府中聚有名医,经多方抢救,终于脱险。这一次大难不死,李世民提高了警惕,与李建成更是水火难容了。
李世民为了在争权斗争中万无一失,派心腹温大雅去镇守洛阳,并用大量金帛作为贿赂费用,令心腹张亮去交结山东豪杰,以便长安事变一旦失手好有后路可退。李元吉得知此事,便告发张亮图谋不轨。于是,李渊下令将张亮下狱,但张亮死不认账,李渊只好又将其无罪释放。
在兄弟之间矛盾日深的情况下,李渊为了缓和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对李世民说:首建大谋,削平海内,都是你的功劳。因此,我打
算立你为嗣,但你执意推辞。况且建成年龄居长,又为嗣已久,没有什么大的过错,我实在不忍心废弃他。据我观察,你们兄弟之间已很难相容,如果都在京城,必
然争斗不已。我想让你出镇洛阳,主持东部政务,并准许你建天子旌旗,像汉朝梁孝王那样。
李世民深知此举是父皇对自己的宽容,同时也
是对自己政治企图的侦测。而且他也知道,一旦离开长安这个政治中心,自己就很难达到夺取太子地位的目的。于是,他就以不愿离开父亲、愿在膝下尽孝为由推
辞。但是,李渊还是执意要他离开长安去洛阳。他安慰李世民说:天下一家,东、西两都相距不远。我想念你的时候,就去洛阳看望你,你用不着为此悲伤。
李建成和李元吉得知这个消息以后,认为如果让李世民去洛阳,拥有土地和甲兵,就很难控制他了。而把他留在长安,只不过是一介匹夫,取之甚易。于是,就在
李世民将去洛阳赴任的前夕,他们指使数人秘密上书言事,诬告说:秦王左右听说要去洛阳,个个手舞足蹈,高兴异常,看样子秦王再也不会回到长安了。又令
心腹密劝李渊,细说其中利害。在这种情况下,李渊又改变了主意,不再让李世民出镇洛阳。
李建成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走内宫路线,多方
讨李渊妃嫔们的欢心。妃嫔们知道他是将来的接班人,便与他交好,在李渊的面前说他的好话。同时,也帮助他时不时地散布一些李世民坏话。而李世民也利用妻子
长孙氏在父皇身边服侍的机会,加紧收买宫门守将,做先发制人的准备工作。在东宫和齐王府,他也安插了自己的耳目。
事态发展得日益严重了。在李建成、李元吉和妃嫔们的劝说下,李渊曾想废黜李世民,以确保李建成的太子地位。大臣陈叔达谏道:秦王有大功于天下,不能废黜。况且他性格刚烈,假若无故加以抑制,恐怕要发生难以预料之事。到那时陛下后悔就来不及了!
李渊只得作罢。
李元吉早有夺宗之心。对庸懦的太子李建成,他倒不十分担心,唯一顾忌的便是秦王李世民。此时,他见有机可乘,便大胆地劝说李渊,请求除掉李世民。李渊回
答说:秦王有平定天下之功,如今罪状并不显著,有什么理由除掉他?李元吉说:平定洛阳时,秦王就已萌动夺宗之心。当时他散发钱帛,交结豪杰,私树己
恩,收买人心,又违抗君命,顾望迟留,这不是造反是什么?怎能说没有理由杀掉他!秦王为臣不忠、为子不孝,留着他早晚是个祸害。望陛下三思!一席话说得
李渊怦然心动,但他无法轻易勾销父子之情,仍然不忍下手,不过也没有责罚李元吉的诛兄之心。
父皇的举动,李世民一清二楚。当他得知上述情况以后,便决定先下手为强,杀掉李建成和李元吉,逼父皇退位。
秦王府骁将谋士甚多,李建成、李元吉颇为忌惮。他们曾用重金收买尉迟敬德、段志玄等人,以便寻找刺杀李世民的机会,但都碰了钉子。尉迟敬德是李世民手下
第一员猛将。他们更是放心不下,收买不成,便派刺客前去刺杀,但也没有得手。李元吉又向李渊进谗言,欲将尉迟敬德下狱治罪,多亏李世民多方相救,尉迟敬德
才得以脱险。此计失败后,李建成又鼓动李渊将李世民的心腹谋士房玄龄、杜如晦逐出秦王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武德九年六月初四,李世民在长安城宫城玄武门发动兵变,李建成、李元吉来到临湖殿,察觉到了变化,立即掉转马头,准备向东返回东宫和齐王府。李世民跟在后面呼唤他们,李元吉心虚,先张弓搭箭射向李世民,但由于心急,一连两三次都没有将弓拉满,箭没有射中。李世民却搭弓射向李建成,将他射死了。尉迟恭带领骑兵七十人相继赶到,他身边的将士用箭射中了李元吉,李元吉跌下马来。

但真的都是为了李建成么?恐怕不见得

武德七年闰七月廿一日,李元吉随李世民屯驻于豳州,防御突厥。
同年,因突厥屡屡入侵,李渊想烧毁长安,迁都樊城,李建成、李元吉、裴寂都同意,李世民却反对,迁都未能实行。后来李世民到李建成的太子东宫赴宴,回来之后”吐血数升”,唐高祖来看望他,并对李建成说:”秦王不能喝酒,以后不要再请他喝酒了。”[1]
高祖想派李世民去守卫洛阳,避免兄弟进一步冲突,但李建成和李元吉交换意见后认为这会使李世民在洛阳建立自己的势力,提出反对,李渊也就没有这么做。

一说到初唐的历史,就离不开李元吉这个人,李唐开国有他的影子,李建成和李世民夺嫡之争,也有他的贡献。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李渊的这个四儿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认为,可以用三个成语概括:无情无义、自私自利、诡计多端

东都平定后,李世民和李元吉都因功受赏,十月初五,李元吉加司空,加赐衮冕之服、前后部鼓吹乐二部、班剑二十人、黄金二千斤。
十二月十五日,窦建德部将刘黑闼反唐并夺取窦建德故地,李世民和李元吉前去平定。
李世民于次年春击败刘黑闼,迫使其逃往东突厥。兄弟俩又攻打叛首鲁王徐圆朗,李世民回长安,留李元吉对徐圆朗作战。但刘黑闼从突厥返回复夺窦建德故地,李元吉不能制止。

新旧唐书都记载,李元吉曾说过这样一番话:“但除秦王,取东宫如反掌耳!”可见,李元吉之所以如此心急的要除掉秦王李世民,他的真正目的也不是帮这位哥哥,而是先利用李建成除掉李世民,自己再除掉李世民,登上皇位的宝座。

李渊准备到太和宫去避暑,李世民、李元吉应当陪同,李元吉对李建成说:”等我到了太和宫,就派精悍的将士抓住他。把他关进地窖,只开一个洞口递送食物。”恰逢突厥的郁射设统率军队驻扎到黄河南岸,围攻乌城。李建成就推荐李元吉代替李世民督率军队北伐突厥,照旧命令秦王府的猛将秦叔宝、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等人一起出发。还调来秦王府的士卒花名册,挑选精兵强将,准备夺取秦王府的人马来充实齐王府。还在李渊面前诬陷杜如晦、房玄龄,将他们赶回了家。李渊明知是他们的阴谋却不制止。

在李建成和李世民斗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李世民曾密令张亮前往洛阳,秘密收买洛阳的英雄豪杰。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被李元吉给知道了,把张亮抓进大狱,严刑拷打,幸好张亮是条汉子,抵死不开口。

武德四年,李元吉随秦王李世民围王世充于东都洛阳,窦建德率军来援。李世民率以精骑到虎牢迎战,留李元吉与屈突通继续围困洛阳。史载有两次战斗,一次王世充出兵拒战,李元吉设伏击之,斩首八百级,生擒其大将乐仁昉;另一次是四月十五日,唐军败绩,行军总管卢君谔战死。

在李建成和李世民的夺嫡之争中,李元吉甚至比李建成表现得更加心急。他曾亲口对李建成说:”秦王功业日隆,为上所爱,殿下虽为太子,位不安,请为殿下杀之。“李建成心怀不忍,李元吉还数次劝说不止。

大业十二年,李渊担任太原留守,只将次子李世民带往太原,长子李建成、李元吉、五子李智云等都留在河东。

李元吉可能生下来的相貌不怎么样,导致他的亲生母亲嫌弃他,不愿意抚养他。《新唐书》记载:元吉生,太穆皇后恶其貌。他是被自己的乳母私自抚养长大的,这小子长大以后,为人残忍,骄奢淫逸,喜欢打仗,经常命令他手下的人披甲相互交战,死伤非常多,他的乳母好心去劝他,却反而被李元吉杀死。

唐朝建立后,封为齐王。武德二年,刘武周南侵并州,纳宇文歆计弃太原归长安。后随李世民东征洛阳、讨刘黑闼,屡立战功,受封上柱国、司徒、侍中、并州都督、左卫大将军等官职勋位。在唐初的政治斗争中,李元吉支持隐太子李建成,主动安排刺杀李世民,被李建成阻止。武德九年,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李元吉与太子李建成同时被杀,终年二十四岁,五个儿子一同被害,妻子杨氏被李世民强行纳入宫中。

在李渊起兵之初,李元吉奉命留守并州,刘武周率军来攻。于是李元吉哄骗司马刘德威说:“你带着老弱病残守城,我亲自带着精锐部队出去冲杀。”但事实上,他连夜带着妻妾财宝逃奔长安,精锐部队也成了他的个人护卫队。这一仗,导致并州这个李唐的龙兴之地失陷,李渊勃然大怒,再也不让他单独领兵了。

挑起内乱还没有成功,就打好了互相争夺太子的主意。凭着大王您的威望,除掉建成、元吉如拔小草。”李世民迟疑不决,众人又说:”大王您认为虞舜是位什么样的人?”李世民说:”他智慧深邃,才华横溢,温和谦恭,公正诚实,当儿子孝顺,做君主圣明,怎能随便评论他老人家呢?”众人说:”假使他淘井出不来,像鱼鳖一样淹死,怎能成为孝子呢?填塞仓库裂墙时下不来,就被烧成了灰烬,怎能成为圣君呢?忍受小棍敲击,避开大棒拷打,的确是有谋略的。”李世民于是下定决心除掉李建成和李元吉。这一夜,李世民向李渊弹劾李建成、李元吉与继母尹德妃、张婕妤通奸偷情,淫乱后宫。李渊下令次早召见李建成、李元吉,计划召集宰相裴寂、萧瑀、陈叔达来核实李世民弹劾的内容。

有一次,李世民跟随李渊一起来到了李元吉的府上,李元吉则暗地里下令让宇文宝埋伏在寝室里面,准备刺杀李世民,被李建成制止。李元吉还为此勃然大怒:“都是为了你,干我什么事!”

李渊满腔怒火,对礼部尚书李纲说:”元吉年轻,还不熟悉军政事务,所以派窦诞、宇文歆协助他。精壮人马好几万,军粮预拨了上十年,我举义旗打江山的发祥地,眨眼之间就丢了。宇文歆带头提出这种计策,我要杀掉他。”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我们带来了一篇关于李元吉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武德六年,授封为隰州总管。李元吉后来跟李建成联合算计李世民,分头招募勇猛死士,收容逃亡罪犯。还勾结后宫妃嫔,挨个儿奉承,又重金贿赂中书令封伦作为帮凶。从此,李渊疏远李世民,偏爱李元吉。李世民曾经陪同唐高祖到齐王府,李元吉让自己的护军宇文宝潜伏在卧室,准备暗杀李世民。李建成担心不能成功就制止了,李元吉气愤地说:”只是为大哥着想而已,对我有什么相干!”

可见,李元吉没什么光明正大的本事。但是,弄阴谋诡计,他绝对是一个好手。

李纲说:”得亏宇文歆才让陛下没有失去爱子,我认为他有功。”高祖询问原因,李纲回答说:”罪过出在窦诞没有规劝齐王,致使士卒百姓怨恨愤怒。再说齐王年轻,肆无忌惮地干骄横放纵的事,放纵身边的人,掠夺百姓的财物。窦诞不曾劝谏制止,却放任包庇他,所以造成了祸根,这是窦诞的罪责。宇文歆论感情要疏远些,接近他的时间又短,齐王的过失,他已全部禀奏过了。何况是父子间的事情,别人不好说话,但宇文歆却说了,难道还不忠诚?现在要追究他的罪责,不会使他心服,我认为很不恰当。”第二天,高祖请李纲进宫,让他坐到自己身边,说道:”现在我有了您,刑罚就不会失去分寸。元吉自己作孽,跟别人结下了怨恨。宇文歆曾上表禀奏,窦诞还怎能制止,都不是他们的罪错。”不久任命李元吉为侍中、襄州道行台尚书令、稷州刺史。

李渊刚起兵的时候,带着李建成和李世民直奔长安去了,留下老家太原给李元吉驻守。这位公子哥这下可算是脱缰的野马了。他喜好打猎,装载那些打猎工具的车辆就有三十多辆,还放纵身边的人抢劫财物,践踏庄稼,甚至在大街上公然用弓箭射杀行人,以此为乐。百姓们是敢怒不敢言,后来事情闹到李渊那里,李渊要召他去长安,他又发动当地德高望重的老人进京为他求情。

武德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兼任侍中。

图片 1

图片 2猜鸷骄侈,为人骁勇,擅长使用马槊。唐高祖李渊太原起兵时,领军留守太原。

图片 3

李建成对李元吉说:”已经夺取了秦王的精锐部队,你统帅着几万兵众,我和秦王到昆明池,在那里为你饯行,命令勇士把他折杀在帷幕后边,就说是暴病死去,估计父皇不会不信。我再派人劝说父皇,要他把朝政交给我。登位以后,把你立为皇太弟。尉迟敬德等人已经落到你的手中,到时活埋掉,谁敢不服?”率更丞王晊听到这个阴谋,秘密报告李世民。李世民召集府中官吏们讲了这事,他们都说:”大王您如不决断,江山就不属大唐了。如果让建成、元吉的罪恶阴谋得逞,那伙小人得志,元吉凶狠暴戾,终究不会侍奉建成。以前护军薛宝向元吉呈递的符箓说:’元吉二字合起来就是唐字。元吉得到符箓高兴地说:’只要除掉秦王,夺取太子之位易如反掌。’

《新唐书·卷七十九·列传第四·高祖诸子》《旧唐书·卷六十四·列传第十四·高祖二十二子》有传。

武德二年,刘武周向南进攻汾州、晋州,李渊诏令右卫将军宇文歆协助他镇守并州。李元吉爱好打猎,装载罗网的车子就有三十多辆,他曾说”我宁可三天不吃东西,不能一天不打猎”,还放纵他身边的人掠夺百姓的财物。宇文歆多次劝阻但是不听,就向高祖呈递奏表说:”齐王在并州,经常穿上便装出城,和窦诞一起游乐打猎,践踏农田庄稼,放纵身边的人,公开掠夺百姓的财物,境内的家禽家畜,几乎被他们抢光。他站在大路中间放箭射人,观赏人们躲避,作为党。把兵卒分成左右两方,做打仗游戏,直到互相殴斗砍杀,造成伤残甚至死亡。夜晚敞开府门,到别人家里公然干些淫猥勾当。黎民百姓怨恨,都是满腔愤怒。凭着这种状况守城,怎么能够守住!”李元吉终于获罪免职。他又婉转地动员当地德高望重的老人进京为他求情,不久恢复了官职。

可就在此时,李世民的坐骑受到了惊吓,带着李世民奔入玄武门旁边的树林,李世民又被林中的树枝挂住,从马上摔下,倒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李元吉迅速赶到,夺过弓来,准备勒死李世民,就在这时尉迟恭跃马奔来大声喝住了他。李元吉知道不是对手,赶紧放开李世民,想快步跑入武德殿寻求李渊庇护,但尉迟恭快马追上他,放箭将他射死了,终年二十四岁。

李世民即位后,于贞观二年,才将建成、元吉以礼改葬,追封李元吉为海陵郡王,谥号为剌,以礼改葬。贞观十六年,又追封巢王,谥号如故,复以第十四子曹王李明为李元吉之后。

当时刘武周率领五千名骑兵到了黄蛇岭,李元吉派遣车骑将军张达带领一百名步兵先去试探。张达嫌人太少,坚决要求不去。李元吉强行派遣,一到黄蛇岭就被杀光。张达愤恨恼怒,就为刘武周当向导攻克了榆次县城,进逼并州。李元吉十分恐慌,欺骗他的司马刘德威说:”您带着年老体弱的人员守城,我带上身强力壮的将士出城作战。”乘着夜晚部队出城的时机,他带上妻妾丢下军队逃回了长安,并州很快失陷。

李元吉乘势秘密请求除掉李世民,李渊说:”秦王立有平定天下的功勋,罪行还没有暴露,要是杀他,凭什么理由?”李元吉说:”秦王经常违抗诏令。刚刚平定洛阳时,骄横傲慢踌躇满志,不愿赶紧回京,分赏财物,树立个人恩德。违背抗拒到这种程度,难道不是叛逆?只管赶快杀掉,不愁没有理由!”李渊没有应声,李元吉就退出去了。

李渊占领长安后,授任李元吉为太原郡守,封姑臧郡公。不久,进封齐公,总领十五郡诸军事、镇北将军、太原道行军元帅。唐朝建立后,进爵齐王,授任并州总管。

大业十三年,李渊起兵反隋,李渊派密使去河东召唤诸子,李建成和李元吉潜回太原,十四岁的李智云却被留下。

武德九年二月初一,进司徒,仍兼任侍中、并州大都督等职。

武德五年十月,李元吉被任命为领军将军、并州大总管,奉诏再次征讨刘黑闼。十一月,在魏州击败了刘十善。
十二月,率军随太子李建成进兵昌乐,剿灭了刘黑闼。

李元吉五子:梁郡王李承业、渔阳王李承鸾、普安王李承奖、江夏王李承裕、义阳王李承度,一起株连被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