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朱由校为什么默许魏忠贤打压东林党,少年天子崇祯皇帝继位

2020年1月20日 - 历史解密
朱由校为什么默许魏忠贤打压东林党,少年天子崇祯皇帝继位

崇祯皇帝17岁继位,少年天子自然少不了大干一场,尽管天启皇帝去世前还嘱托善待天启帝的亲信太监魏忠贤,可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少年天子哪里记得那些,第一把火就烧到了当时把持朝政的宦官们身上,最后前朝红人太监魏忠贤走投无路在回乡途中自杀!

朱由校为什么默许魏忠贤打压东林党,因为他早看清这群人的真面目下面趣历史小编为我们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图片 1

说起明朝天启皇帝,人们都会想到他重用宦官魏忠贤、不理朝政、打压东林党、专心做自己的木匠皇帝,致使明朝一步步走向毁灭的深渊,虽其弟弟崇祯继位后想力挽狂澜但也最终无济于事。但小编认为,关于天启皇帝愚昧、傻气、只知道做木匠活的故事都是有问题的,毕竟《明史》就是他当初打压的一批东林党人编撰的,真实的情况我们得理一下思路。

魏忠贤可以说是被崇祯皇帝逼死了,在他死之前说了四个字:“空谈误国”,魏忠贤为何死之前要说这句话呢?这就要从天启皇帝在世时说起,天启朝魏忠贤把持朝政,极力打压东林党人,东林党人也对他恨得咬牙切齿!

图片 2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少年天子崇祯皇帝继位,打压魏忠贤为首的阉党,自然少不了重用东陵党人,可魏忠贤知道东林党人都是一群空谈误国的文人,书生气十足,可难以成大事,如果重用东林党,明朝迟早会毁在他们手中.

关于东林党,我想我们应该都比较熟悉,如今对他们的评价是有褒有贬,这个问题我们有时间再聊。今天要说的只是被魏忠贤打压的东林党,最初还是帮助朱由校当皇帝的中流砥柱,他们是年幼的天启登基的绝对支持者。朱由校父亲明光宗朱常洛死的时候,由于没有立他喜欢的一名宠妃为皇后,这位叫李选侍的女子竟然命太监堵门,不让朝臣拜见朱常洛的遗体,同时还扣押了太子朱由校。后来东林党领袖之一的杨涟带头冲进皇宫,因为他是朱常洛任命的顾命大臣,因此太监们才不敢造次,放大臣们进了宫。

图片 3

群臣在朱常洛的侍读太监王安的帮助下抢回了朱常洛,这才在两天以后继位为天启皇帝。那照道理说朱由校应该信任东林娱乐才对,而且在帮助李选侍堵门的时候,当时还叫李进忠的魏忠贤可是提棒拿枪冲在最前面的。之后怎么会反过来了呢?

几年之后大明亡国,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的那一刻,想起了当年魏忠贤太监说过的话,心里是否也会有几分后悔呢?

随着朱由校年龄增长,朱由校渐渐感觉到东林党对他皇权的威胁。他16岁登基的时候,大明面临内困外交的局面,辽东战事吃紧、国库空虚、朝廷内党争激烈。什么“楚党”、“齐党”、“东林党”一帮文人依旧今天弹劾这个、明天弹劾那个,为了自己的集团利益你争我夺的,光会耍嘴皮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而这“东林党”人由于人多势众,又处于全国经济最发达地区,逐渐控制的朝政,使得天启的新政完全实施不了。当时大明朱家国内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北方农业歉收,导致流民涌动;而江南方经济发达,富贾越来越多。天启皇帝就想改变长期以来“重农轻商”的政策,最起码要加收江南商人的税。但是这一举动直接触动到了“东林党”的利益,遭到这群人一致抵制。同时,他们反而还要求重点加收北方农民的农业税收,这让天启非常头疼。

图片 4

在流民、灾民不断出现的情况下,“东林娱乐”人拒绝向江南征税这绝对是亡国之举,天启最后决定是坚决打击,且要向下重手整治。然而做这样的事朱由校自己不方便亲自出面,怕坏了自己的名声。同时自己一个人也确实弄不过这帮“东林娱乐”人,所以天启皇帝决定自己在幕后策划,找个合作者出面为好。

但是,朱由校由于其父朱常洛不受万历待见,从小就没有受过系统文臣培养教育,和这帮文臣几乎没有什么关系,什么首辅、尚书没有一个是可能成为自己亲信的人。那怎么办,重用宦官也就变成了水到渠成的选择。而其实天启比他祖辈聪明的地方就是利用了宦官,万历“争国本”输给了朝臣,朱由校虽然最终是受益者,但是形式逼迫他要整“东林党”,而且又需要是个狠角色,这就挑中了“合作者”、“泼皮破落户”魏忠贤。

所以,小编认为天启就此放开手脚让魏忠贤去操办自己默许的事情,这并不是说他不管朝政,可以说天启自始至终都了解一切情况。他只是懒得出面而已,可以说打压“东林党”就是他自己的主意。明末太监刘若愚说撰的《酌中志》记载,朱由校经常是“一边经管鄙事,一边倾耳注听”,并没有因为专注木匠活而就荒废了紧要的国事政务。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熟知了,无赖大师魏忠贤秉承朱由校意愿狠狠打压了“东林党”,朱由校应该也是信心满满的开始自己的施政方针。但又是一个想不到,他自己又莫名其妙死了。从他嘱咐其弟崇祯皇帝的遗言来看,他还是希望朱由检能领悟到他的一番苦心的。但是朱由检没听懂,只有到了最后才彻底领悟,那都是后话了。

图片 5

所以,朱由校当上皇帝后重用魏忠贤,就是是形势所逼,不得已而为之。从如今反观当时这段历史来看,这一举措也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英明的决定。只是被打压的“东林党”人对这两人可是恨之入骨,魏忠贤被骂为“阉党”,而天启皇帝也成了白痴的“木匠皇帝”,他们编撰的《明史·天启帝本纪》评价朱由校:“在位七年,妇寺窃权,滥赏淫刑,忠良惨祸,亿兆离心,虽欲不亡,何可得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