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罗伯特·沃克教授,中国将在2020年实现全面消灭贫困

2020年2月27日 - 职业教育
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罗伯特·沃克教授,中国将在2020年实现全面消灭贫困

图片 1
3月21日,战略院社会所特邀英国皇家勋爵表彰会员、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荣休教授Robert
Walker来院做脱贫攻坚系列专家论坛第3讲讲座。

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罗伯特·沃克教授

中国将在2020年实现全面消灭贫困。联合国也将减贫作为可持续发展的第一目标,要求世界各国在2030年实现本国内贫困人口减少一半的目标。结合这一国内外减贫形势,Walker认为当下中国脱贫攻坚引领世界。Walker教授介绍贫困是动态的、多维的,这使现阶段精准识别贫困人口非常困难。目前,我国“两不愁、三保障”明显改善了物质贫乏和因病、因学致贫问题。但是,社会对贫困的污名化一直存在,降低了社会凝聚力和减贫项目的瞄准率。他建议未来祖国应该适当调整贫困线,减贫政策要与普惠式社会保障政策做好链接。

图片 2

战略院刘冬梅副院长和相关研究人员、来自挪威FAFO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研究人员,中国科技网的工作人员,来自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的博士生参加了此次论坛,并与Walker院士展开讨论。

贫困问题是一个社会结构问题。贫困人群的产生,并不是他们本身的错误。

一个人贫穷,是由于他/她懒惰而造成的吗?可巧,世界不少国家人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都倾向于Yes。据一项全球社会学调查结果显示,在波多黎各、菲律宾、美国、祖国、日本、新西兰等国的被访民众中,认为贫困源于懒惰的比例超过50%,其中,中国的数字是58%。

但在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罗伯特·沃克(Robert
Walker)教授看来,“贫困问题是一个社会结构问题。贫困人群的产生,并不是他们本身的错误,也不该由他们承担责任。”

他是贫困污名化、减贫与社会保障领域的专家,曾获牛津大学荣誉研究员、英国皇家勋爵表彰会员等殊荣,2018年来到中国,担任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比贫困源于懒惰这种“刻板印象”更令他担忧的,是他参与2019年3月21日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院举办的脱贫攻坚系列专家论坛上明确提到的“贫困污名化制约各国减贫政策有效性”问题。

减贫政策制定至关重要

图片 3

罗伯特·沃克教授做题为《中国减贫引领世界?》报告。中国科技网 赵卫华 摄

所谓贫困污名化,据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学者表述,是指贫困者本身是客观事实,但由于“贫困”这个词常常与贫穷、愚昧、落后等负面概念联系在一起,而往往带来贫困人群敏感及不愿被鄙视而“不受嗟来食”、因自我偏见和歧视而“破罐子破摔”、负面而消极的“知耻而不勇”等多种不良后果;被称为扶贫减贫脱贫路上的一大“拦路虎”。罗伯特·沃克教授表示,“贫困和社会保障在全球普遍被污名化,从而使减贫项目的瞄准率、效果和社会凝聚力大为降低。”

“但中国的‘低保’政策却未被污名化:低保户心存感激,其他人群也觉得公平,”罗伯特·沃克教授认为这是个十分独特、值得研究的问题,“不过,在政策的‘下一步’——提高‘低保’瞄准率时,其耻感、污名化的风险便可能增加,造成‘低保’申请减少、‘低保’人群与其他人群的分化及嫉妒等问题。”他以其他国家经验推测道。

因而,减贫政策的制定至关重要。“贫困是多维度的、动态的,其形式包括持久性贫困、暂时性贫困、濒临贫困等,多种多样。这导致官方统计数据往往低估了贫困人数。以祖国的情形为例,中国的贫困变得越来越短暂,贫困的测量随之变得更不准确。”他提及2019年2月2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专题调研组关于脱贫攻坚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据报告显示,我国剩下的贫困是“深度贫困”,其特征是老年、残疾、慢性疾病;但也许这并不是我国减贫事业的“全貌”。“政策既须致力于防止新的贫困,又要着力消除既有贫困。”减贫政策的制定需反映政策目标和优先事项,而前者必须是具有现实意义、由经验推知可实现的、反映政策逻辑又刺激政策变革的目标。

全球减贫,各国须共同学习

罗伯特·沃克教授接受中国科技网记者夏青专访。中国科技网 赵卫华 摄

事实上,全球各国在减贫政策制定时皆存在“奶油化”风险,即以接近贫困线人群作为目标群体,致力于提高“50+分”人群收入至“60分及格线”,以获取“漂亮”政绩即更大的非贫困人群比率。罗伯特·沃克教授直言,“这是一条相对简单的路,但未必是一条正确的路。”

据悉,联合国把减贫作为可持续发展的第一目标,此目标包括:到2030年,在全世界消除绝对贫困;以及根据国别定义,在世界各地减半一切形式的贫困。“这个目标非常不容易实现。”罗伯特·沃克教授如此告诉记者。他由衷赞赏中国“对减少全球贫困做出了巨大贡献”——“可以说在过去50年里全球减贫的成功,主要是因为中国在减贫方面取得了成功”,并将中国的成功总结为其“快速发展的经济”和“组织良好的扶贫战略”两大推动因素;同时,也积极进言献策,建议中国“将目光跳过以往成就,更多的关注国家及社会中正在发生的变化、以及未来将面临的问题的性质上的变化”。他表示,要实现全球减贫目标,“各国必须共同学习,而学习的最佳方式是倾听——尽可能多地倾听那些最被贫困问题影响、遭受着贫困所带来的磨难的群体的声音。”

这个群体正是被罗伯特·沃克教授描述为“正遭受着包括权利被剥夺、身心受苦、社会及制度层面的虐待、缺乏体面工作、贡献不被承认、收入不足引发的不安全感等一系列问题”的贫困人群。他们“普遍缺乏资源,从而引发物质匮乏、疾病、教育水平低以及耻感、社会隔离、主体性缺乏、话语权缺乏、无望、愤怒、恐惧等一系列心理及社会层面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又进一步加剧了资源的缺乏”,造成恶性循环。

如此看来,加强对贫困人群的关注、积极了解贫困人群的困难及需求,似乎是扶贫减贫脱贫相关其他所有事项的前提。同时,通过国家机关及各级政府部门对政策的积极支持及执行,辅以适当的激励方式,以及政策执行者、贫困人群、非贫困人群等共同参与,才能有效避免减贫政策成为贫困人群的“嗟来之食”,使减贫事业真正成为更为广泛、主流的“众志成城”之举。

记者:夏青

编辑:孟庆飞

审核:侯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