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非将军莫能救,后罗贯中又分别用两首赞诗来赞叹貂蝉的歌舞双绝

2020年3月18日 - 历史解密
非将军莫能救,后罗贯中又分别用两首赞诗来赞叹貂蝉的歌舞双绝

三国时代:吕奉先收了袁术的钱却帮汉昭烈帝

2014-06-28 23:05:57 来源:中夏族民共和国野史传说广告id2-600×50

袁术为了进攻刘玄德,曾经邀约飞将吕布联手,何况答应给吕温侯提供钱粮。可是当吕温侯出兵之后,袁术却耍赖不给钱粮,搞的吕温侯很窝火。第三次袁术再一次约请吕温侯出兵,况且先把一百万斤粮食给了吕温侯,依据道理,吕奉先此次已经采取钱粮了,应该主动出兵了。可此番吕温侯却尚无出兵,对袁术的神态,由热衷成为了无视。
吕奉先的情态怎么前后会有那般大的扭转吗?有五个原因。

图片 1

其一。吕温侯收到了刘玄德的书信。刘玄德告诉吕温侯:“伏自将军垂念,令备于小沛容身,实拜云天之德。今袁术欲报私仇,遣纪灵领兵到县。亡在早晚,非将军莫能救。望驱一旅之师,以救倒悬之急,不胜幸甚!”汉昭烈帝在信中着重提出的音信根本是吕奉先对刘玄德的恩泽。刘玄德表示,自身不止未有计较飞将吕布夺取南京的事情,反而对吕奉先收留她在小沛心存谢谢。然后必要吕温侯出兵营救。

能够说,汉烈祖的书函只是强调了温馨的谢谢,对于吕温侯来讲,说服力不强。你汉昭烈帝被袁术进攻是您的职业,和吕温侯有何样关系吗?

这一个。飞将吕布本人对事态的判断。这点才是最要紧的。收到刘玄德的书信之后,吕奉先和陈宫解析时势:“前面三个袁术送粮致书,盖欲使自身不救玄德也。今玄德又来求助。吾想玄德屯军小沛,未必遂能为笔者害;若袁术并了玄德,则北连洛迦山诸将以图笔者,笔者不可能安枕矣。不若救玄德。”演义中明言,这段话并不是陈宫说教,而是源于吕温侯本人的论断——那也切合正史中的记载。吕奉先对袁术和汉烈祖的利害关系看得很领会。一旦袁术消亡了刘玄德,那么袁术就能够透过小沛,据有宛城之外的州县,进而孤立幽州,占有整个的南通。

图片 2

能够说,飞将吕布的秋波还是很锋利,看难点也看得非常短久。

那么,为什么汉烈祖未有把这一个能够告诉飞将吕布呢。小编想有八个原因。一方面是正史当中未有汉烈祖书信的记载,一方面是罗贯中奋力杰出汉烈祖的仁德形象。就到底当场飞将吕布不仁,可是刘玄德却不要怨言,反倒对吕温侯心存多谢。

三国秘史:吕布死后何人据有了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漂亮的女人任红昌?

吕温侯死后,罗贯中更为未有再向读者介绍任红昌从此往哪儿去跟哪个人,或许是被猥亵的曹阿瞒笑纳,恐怕是同吕奉先相近被处死。

图片 3

任红昌在《三国演义》中第三回登场只是说其善歌舞,色伎俱佳,并没有越多过人之处。但我们首先透过“吕温侯心驰神往地看”,多少人目挑心招,以至未来的董仲颖笑曰:“真佛祖中人也!”等词语从侧边表现了任红昌绝美的面容。后罗贯中又分别用两首赞诗来陈赞任红昌的歌舞双绝,有词赞之曰:“原是昭阳宫里人,惊鸿宛转掌中身,只疑飞过洞庭春。按彻《梁州》莲步稳,好花风袅一枝新,画堂香暖不胜春。”又诗曰:“红牙催拍燕飞忙,一片行云到画堂。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榆钱不买千金笑,柳带何苦百宝妆。舞罢隔帘偷目送,不知谁是楚襄王。”舞罢,卓命近前。任红昌转入帘内,深深再拜。卓见任红昌颜色赏心悦目,便问:“此女哪个人?”允曰:“歌伎貂蝉也。”卓曰:“能唱否?”允命任红昌执檀板低讴一曲。便是:“一点英桃启绛唇,两行碎玉喷阳节。丁子香舌吐衠钢剑,要斩奸邪乱国臣。”令董仲颖称赏不已(见第八次“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郎中大闹凤仪亭”卡塔尔国。

貂蝉的美艳已经毋需多言,名列四大美丽的女人的她一向“闭月”之称,意为光明的月的光柱也未有她的美貌,而从任红昌的事迹来看,她明知、机智过人,实乃演义中非常庞大的人物形象之一。

用作三国正史中最棒显赫的才女,貂蝉的事迹在史书中却少得非常。周树人先生所着的《随笔旧闻钞》说,有一本失传的《汉书通志》记载:武皇帝未得志时,先诱董仲颖,进任红昌以惑其君。那样说来是武皇帝把任红昌献给董仲颖的,可是依照武皇帝的格调以致后来他对董仲颖的一坐一起来看,那些说法有一些靠不住。

现行最盛行的理念就是:历史上并无任红昌其人,任红昌形象全然是宋元以来通俗文化艺术诬捏的产品。能够说,那已经是三国史和《三国演义》商量界超级多我们的共鸣。因为纵观《三国志》、《隋唐书》那样的正史,独有区区一句话有微微任红昌的阴影:“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全篇连名姓也无,只称“卓侍婢”。连姿色怎样、身家来历、与布卓之间的交恶有啥关系,均未说起。而到了《三国志评话》中,任红昌此人物才有了些眉目:“贱妾本姓任,小字任红昌,家长是吕温侯,自临兆府相失,现今没有谋面……”

图片 4

古代人杂剧《连环计》中也可以有任红昌,她自报家门道:“您孩儿不是此处人,是州木耳村职员。任昂之女,小字红昌。因汉孝顺帝冲洗宫女,将你孩儿取入宫中,拿任红昌冠来所以唤做任红昌。”

罗贯中就是利用了史书以至评话、杂剧中这个一线的素材,依据文章的供给,重新思虑出了“任红昌”这一印象,把他的身家、容颜、年龄等一律细细交代给读者,而且严密地形容出了叁个巾帼何以巧施连环靓妹计,终使董仲颖、飞将吕布父子相互作用为敌的进度。

且看《三国演义》中任红昌的出场:“忽闻有人在洛阳花亭畔,仰屋兴嗟……乃府中歌伎任红昌也。其女自幼选入府中,教以心满意足,年方二八,色伎俱佳,允以亲女待之。”在这里边,任红昌的出身,已经从董仲颖府中的侍婢,变做司徒王子师家中自幼长成的歌者,且又有王子师以亲女待之的根源,为新兴王子师献美丽的女子的战术性做了丰硕的选配。试想,假若身家未有那样正当来历,只言普通买来的歌者,就像又缺乏清白,让董仲颖、吕奉先父亲和儿子为她吃醋相争,倒也真正莫名其妙。为任红昌加上若干来因去果,使老爹和儿子三个人的交恶有了客观的铺陈。便是这种对人选关系作了创制性的退换,使得任红昌的美丽、聪明和机智名闻天下,成为了二个与法律和政治、历史密切相关的球星。

图片 5

那样一来,读者不但深信任红昌是动真格的存在的,更为关注任红昌其后的造化。不过很缺憾的是,只怕是因为不是真诚人物,或者是罗贯中的疏漏,大概根本未有章程管理,罗贯中连任红昌的结果也未松口清楚。只在第十七回“下邳城曹阿瞒鏖兵,白门楼吕温侯殒命”中,吕温侯就要败亡之前,有过不久的上台,劝诫吕温侯“将军与妾作主,勿轻身自出”。使吕奉先扬弃了陈宫的良策,终使得飞将吕布被擒身亡。让我们备感早前那些大局为重、助人为乐的任红昌就像是在同吕奉先经验了这么多的战事之后,已被磨除了这本来的棱角,变得病魔缠身无为,男欢女爱了。飞将吕布死后,罗贯中愈发未有再向读者介绍任红昌自此往哪里去跟何人,恐怕是被淫秽的曹操笑纳,可能是同飞将吕布相符被行刑。可能罗贯中也不会想到,他的忽略之举竟成了三个子孙不解的病逝谜案。

如此看来影视剧《三国演义》CCTV版中任红昌随着清风去的结果,倒是最棒的:紫陌人间,西风古道,风尘恋恋,老马旧车。任红昌身着红裳,最后凝望了一眼那已经风从虎的长安城,然后颓靡垂下车帘。这一须臾,千年的风尘被他锁在车外,天下已经与她非亲非故。那位历史上Infiniti着名的诬捏性人物,就那样远隔我们而去。

注。东晋武官的冠,以蝉伪装时,上边插着貂尾,所以称为任红昌冠。

震惊:历史老马吕温侯被杀全部是因为汉烈祖的私心妄念

王之野心,而只是计谋割据一方,作一个王公罢了。比方,他答琅玡相萧建的一封信颇能评释其理想。“建书曰:‘天下举兵,本以诛董仲颖耳,布杀卓,来诣关东,欲求兵西迎大驾,光复洛京,诸将自还相攻,莫肯念国。……莒与下邳相去不远,宜当共通。君如自遂以为郡郡作帝,县县自王也!

图片 6

昔乐永霸攻齐,呼吸下齐八十余城,唯莒、即墨二城不下,所以然者,中有安平君田单故也,布虽非乐永霸,君亦不是安平君田单,可取布书与智者详共议之。’”《三国志》卷七《吕奉先传》注引《豪杰记》。从中可以预知,“郡郡作帝,县县自王”乃那时候的真相,但飞将吕布并不想割据称王,那和曹阿瞒的《让县公然本志令》确实特别雷同,操曰:“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个人称帝、多少人称王。”

自然,飞将吕布所具备的势力范围和政治军事实力并不能够同曹阿瞒对比,但他其时身为南通牧,也是一方藩王,其势力并不逊于袁术。并且袁术称帝时,吕温侯“止之,而使不通章”同上。。那注解吕温侯的完美是做个东汉的地点官,并无不臣之心,何况他还极力恢复生机梁国一齐天下的局面。

当飞将吕布为曹孟德所擒,命在早晚之时,飞将吕布曾向曹阿瞒提出:“明公所患然而布满,今已服矣,天下不足忧,明公将步,令布将骑,则天下不足定也。”吕温侯自我陶醉,有不把大地藩王放在眼里的骄贵。在不在乎中揭露,他欲为王室大臣,助操平定天下。对吕温侯的这番话,“太祖有疑色”《三国志》卷七《吕奉先传》。,表达曹孟德颇具几分赞同。

图片 7

飞将吕布的人头亦有多数可取之处。能够说,照旧深得部下爱惜的。举个例子,他失败后,手下新秀高顺等不降,陈宫慷慨赴死,都证实他颇得民意。当曹孟德兵围下邳城时,“布与麾下登白门楼。兵围之急,布令左右取其首诣操,左右不忍,乃下跌”。《资治通鉴》卷五十五。从“左右怜悯”那八个字,可以观察飞将吕布和下属的关联是和煦的,不然当此危殆关头,手下人何不卖主,将吕温侯的人口献给武皇帝,以获得荣华富贵。

吕奉先在飞灾横祸之际,“令左右取其首诣操”亦足以注脚他绝不贪图享受之徒,不然就先降了武皇帝,何苦要左右取自个儿的首级呢。至于他后来“下跌”,是他相信武皇帝会须求她这么的俊杰来围剿天下。吕奉先对操言道:“令布将骑,则天下不足定也”,可以见到其在言辞间仍有一股霸气。

实际上,曹阿瞒本不想杀飞将吕布,“布缚急,谓汉烈祖曰:‘玄德,卿为坐客,我为执虏,无法一言以相宽乎?’太祖笑曰:‘何不相语,而诉明使君乎?’意欲活之,命使宽缚”。《三国志》卷七《飞将吕布传》注引《献帝春秋》。但刘玄德却在旁言道:“明公不见布之事丁建阳及董太尉乎。”《三国志》卷七《飞将吕布传》。汉昭烈帝为什么主见杀吕温侯呢?一是飞将吕布曾夺得汉昭烈帝的地盘,备当然愤世嫉俗;二是刘玄德顾虑若是飞将吕布为武皇帝所用,则使曹阿瞒如虎生翼。

图片 8

汉烈祖最大的敌人是武皇帝,当然不愿见到曹孟德势力的强硬,对团结之后的向上演进更加大的威吓。曹孟德一直想法任人唯贤,专长选择人才,再拉长“操之驭将,自古罕有”《三国志》卷八十三《诸葛瑾传》。假若操不杀吕温侯,让其为己效劳,恐怕会使飞将吕布成就一番业绩。

吕奉先为什么会破产呢?作者以为有主客观两下边包车型大巴从头到尾的经过。从创立上看,吕布并吞的西安地区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政治、军事斗争犬牙相制。自曹阿瞒为父报仇,放肆屠戮上饶士民后,长期的战事使呼和浩特的种植业临盆受到严重破坏。贫乏加强的事务所及可借助的后方,制约着吕奉先集团力量的迈入。从主观上看,飞将吕布行事反反复复“而多困惑,不能够制御其娱乐”同②。部将高顺捐躯报国,飞将吕布无法用;总参陈宫屡出奇策,吕奉先不肯信。

高顺常谏吕奉先:“‘凡破家亡国,非无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见用耳。将军举动,不肯详思,辄喜言误,误不可数也。’布知其忠,然不能够用。”《三国志》卷七《吕奉先传》注引《英雄记》。陈宫被俘后也对武皇帝说:“但坐此人不从宫言,以致于此。若其见从,亦未必为擒也。”《三国志》卷七《吕奉先传》注引《鱼氏典略》。多少人的确说出了变成飞将吕布败亡的致命伤。

图片 9

一体化来看,吕温侯为人天性直爽,仪容不整,颇得民心,有容人之量,又无割地称王之野心。其一生行事并无大恶,从未有过相近于武皇帝的屠城坑卒凶横之事。

所以作者觉着陈寿作出的吕奉先“轻狡屡屡,唯利是视”的评价并不十二分公平。汉末多灾多难,群雄割据混战,他们中间唯有利润,未有赤诚。财迷心窍、三心两意者多矣,岂独飞将吕布哉!刘备、张绣、林晶、公孙渊等哪三个不是朝梁暮陈、朝梁暮晋。

图片 10

与他们对照,吕温侯贫乏的仅是手法和战术眼光,所以才最后落得个身败名裂的殷殷下场。
数据总括中!!

任红昌在《三国演义》中第一回登场只是说其善歌舞,色伎俱佳,并未有有越来越多过人之处。但我们率先透过“飞将吕布收视返听地看”,二位暗送秋波,以至之后的董仲颖笑曰:“真神仙中人也!”等词语从侧边表现了任红昌绝美的面目。后罗贯中又分别用两首赞诗来赞赏任红昌的歌舞双绝,有词赞之曰:“原是昭阳宫里人,惊鸿宛转掌中身,只疑飞过洞庭春。按彻《梁州》莲步稳,好花风袅一枝新,画堂香暖不胜春。”又诗曰:“红牙催拍燕飞忙,一片行云到画堂。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榆钱不买千金笑,柳带何必百宝妆。舞罢隔帘偷目送,不知谁是楚襄王。”舞罢,卓命近前。任红昌转入帘内,深深再拜。卓见貂蝉颜色美貌,便问:“此女何人?”允曰:“歌伎任红昌也。”卓曰:“能唱否?”允命任红昌执檀板低讴一曲。就是:“一点樱珠启绛唇,两行碎玉喷春日。公丁香舌吐衠钢剑,要斩奸邪乱国臣。”令董卓称赏不已(见第七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里正大闹凤仪亭”卡塔尔(قطر‎。1
h% y$ r/ }1 P4 E: o0 B% `: j# a8 S3 j% J! Z! g. k)
`任红昌的美丽已经毋需多言,名列四大美女的他历来“闭月”之称,意为明月的光线也比不上她的华美,而从貂蝉的史事来看,她明知、机智过人,实在是演义中最为宏大的人物形象之一。8
Q9 J4 A+ 9 h- w; d/ l: % W3 ?7 l+ pt# v/
p作为三国正史中最佳显赫的妇人,任红昌的事迹在史书中却少得老大。周樟寿先生所著的《随笔旧闻钞》说,有一本失传的《汉书通志》记载:曹阿瞒未得志时,先诱董仲颖,进任红昌以惑其君。那样说来是曹阿瞒把任红昌献给董仲颖的,可是根据曹操的品质以至后来他对董仲颖的一坐一起来看,这些说法有一点点靠不住。3
S, f4 Q5 w: f- i’ ^( B* L8 u1
ND以往最流行的思想即是:历史上并无任红昌其人,任红昌形象全然是宋元以来通俗文化艺术伪造的产品。能够说,那已经是三国史和《三国演义》钻探界大多大家的共鸣。因为纵观《三国志》、《后金书》那样的正史,唯有区区一句话有微微任红昌的黑影:“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三国志?吕奉先传》卡塔尔(قطر‎全篇连名姓也无,只称“卓侍婢”。连姿首怎样、身家来历、与布卓之间的交恶有什么关系,均未谈到。而到了《三国志评话》中,貂蝉此人物才有了些眉目:“贱妾本姓任,小字任红昌,家长是吕温侯,自临兆府相失,于今未有会合……”4
i* ]v3 r9 iE! l3 J[2 X” u+ F- y4 q” k( T0 e# @8 c1 g8 FJ8 |% o! O-
{且看《三国演义》中任红昌的出台:“忽闻有人在花王亭畔,长吁短气……乃府中歌伎任红昌也。其女自幼选入府中,教以兴高采烈,年方二八,色伎俱佳,允以亲女待之。”在此边,任红昌的家世,已经从董仲颖府中的侍婢,变做司徒王子师家中自幼长成的演唱者,且又有王允以亲女待之的溯源,为新兴王子师献靓女的攻略做了充足的烘托。试想,假如身家未有这么正当来历,只言普通买来的演唱者,就好像又远远不足清白,让董仲颖、飞将吕布父子为她吃醋相争,倒也的确难以想象。为任红昌加上若干来因去果,使父亲和儿子四人的成仇有了创立的铺陈。正是这种对人选关系作了成立性的退换,使得任红昌的天香国色、聪明和伶俐名高天下,成为了贰个与法律和政治、历史紧凑相关的名家。;
# l0 g8 X% K$ {* y7 O: ?’ n# [( ], A+ I# Q7 X4 ?0 KState of Qatar U. v: l: j”
G6
h那样一来,读者不但深信任红昌是赤诚存在的,更为关怀任红昌其后的造化。可是很缺憾的是,可能是因为不是实在人物,恐怕是罗贯中的脱漏,只怕根本未有章程处理,罗贯中连任红昌的结果也未松口清楚。只在第十五次“下邳城曹孟德鏖兵,白门楼飞将吕布殒命”中,飞将吕布将在败亡早前,有过不久的进场,劝诫吕奉先“将军与妾作主,勿轻身自出”。使吕温侯舍弃了陈宫的良策,终使得吕奉先被擒身亡。让我们备感早先这几个深明大义、见义勇为的任红昌宛如在同吕布涉世了这么多的烽火之后,已被磨除了那本来的棱角,变得身心交病无为,儿女情长了。飞将吕布死后,罗贯中非常未有再向读者介绍任红昌自此去何处跟哪些人,大概是被猥亵的曹阿瞒笑纳,恐怕是同飞将吕布相近被行刑。大概罗贯中也不会想到,他的忽略之举竟成了四个后生不解的寿终正寝谜案。*
S2 I” x, T~” V0 A3 ]* T; X( k, e0 }0 C/ p%
k那样看来电视剧《三国演义》中央广播台版中任红昌随着清风去的结局,倒是最好的:紫陌红尘,西风古道,风尘恋恋,名将旧车。任红昌身着红裳,最后凝望了一眼那曾经云从龙的长安城,然后懊丧垂下车帘。这一须臾,千年的征尘被他锁在车外,天下已经与他毫无干系。那位历史上最佳资深的杜撰性人物,就好像此远远地离开我们而去。(
G2 x( I1 c# L, _6 t% L卡塔尔(قطر‎ D$ P’ X9 S2 fK(
N注。南陈武官的冠,以蝉伪装时,上边插着貂尾,所以称为任红昌冠。’ K4 Z(
z& Z& u: C, ‘ a% q5 vh( {2 Q& j! N) v{8 E& i4 y$ N*
Y震憾:历史宿将飞将吕布被杀全是因为刘玄德的私心% y6 X3 I! K. q8 X2 I! D& o4
`/ D4 t; [- u; Z) @/ I/ U7
~王之野心,而只是策划割据一方,作一个王公罢了。举个例子,他答琅玡相萧建的一封信颇能注明其理想。“建书曰:‘天下举兵,本以诛董仲颖耳,布杀卓,来诣关东,欲求兵西迎大驾,光复洛京,诸将自还相攻,莫肯念国。……莒与下邳相去不远,宜当共通。君如自遂感觉郡郡作帝,县县自王也!#
h, Q& N- ]’ j0 K0 U# Q# K4 Y3 Q” C* A’ w0 |* P# v- E: r/
a当飞将吕布为武皇帝所擒,命在早晚之时,吕温侯曾向武皇帝提出:“明公所患然而分布,今已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矣,天下不足忧,明公将步,令布将骑,则天下不足定也。”吕温侯半推半就,有不把中外诸侯放在眼里的骄贵。在不上心中表露,他欲为宫廷大臣,助操平定天下。对吕奉先的那番话,“太祖有疑色”《三国志》卷七《飞将吕布传》。,表明曹操颇负几分赞同。.
h% d- Y( k. QMN* p$ @9 C0 ~) Y& u1 u) ; s& _9 g” o* J! x+ A0 ^,
qj吕温侯的人头亦有超级多可取之处。能够说,照旧深得部下敬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的。比方,他退步后,手下老将高顺等不降,陈宫慷慨赴死,都证实他颇得民心。当曹阿瞒兵围下邳城时,“布与麾下登白门楼。兵围之急,布令左右取其首诣操,左右不忍,乃下跌”。《资治通鉴》卷八十五。从“左右怜悯”那四个字,能够见到飞将吕布和下属的关系是本人的,不然当此危殆关头,手下人何不卖主,将吕温侯的人口献给曹孟德,以博得绫罗绸缎。’
w8 W* ]( s: n# i, F3 {‘ v. l$ Q, l$ K- }’ B+
pE吕温侯在飞灾横祸之际,“令左右取其首诣操”亦足以验证她不要贪图享受之徒,不然就先降了曹孟德,何须求左右取自身的首级呢。至于她新生“下跌”,是他相信曹阿瞒会须要她如此的俊杰来围剿天下。吕温侯对操言道:“令布将骑,则天下不足定也”,可以知道其在言辞间照旧有一股霸气。7
m+ E- u卡塔尔 y2 s’ l& B3 N- J+ U$ G. H”
@其实,武皇帝本不想杀吕奉先,“布缚急,谓汉昭烈帝曰:‘玄德,卿为坐客,我为执虏,不可能一言以相宽乎?’太祖笑曰:‘何不相语,而诉明使君乎?’意欲活之,命使宽缚”。《三国志》卷七《吕奉先传》注引《献帝春秋》。但刘玄德却在旁言道:“明公不见布之事丁建阳及董军机章京乎。”《三国志》卷七《吕温侯传》。汉烈祖为啥主张杀吕奉先呢?一是飞将吕布曾夺得刘玄德的地盘,备当然愤世嫉恶;二是昭烈皇帝顾忌一旦飞将吕布为曹阿瞒所用,则使曹孟德锦上添花。2
K# ^: z’ M( x# j6 ^” B( ~. y$ `’ {9 H! k1 k( W’ m, c2 t* m! PA”
g高顺常谏吕奉先:“‘凡破家亡国,非无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见用耳。将军举动,不肯详思,辄喜言误,误不可数也。’布知其忠,然不可能用。”《三国志》卷七《吕温侯传》注引《铁汉记》。陈宫被俘后也对曹孟德说:“但坐这厮不从宫言,以致于此。若其见从,亦未必为擒也。”《三国志》卷七《飞将吕布传》注引《鱼氏典略》。三个人真的说出了产生飞将吕布败亡的致命伤。6
K+ P% ^3 C0 g( K& u1 e” }! S2 o5 z) B3 s$ y! s. ]; ^# [.
Q总体来看,吕奉先为人性格爽快,游手好闲,颇得民心,有容人之量,又无割地称王之野心。其生平行事并无大恶,从未有过相同于曹孟德的屠城坑卒残酷之事。所以笔者以为陈寿作出的吕奉先“轻狡每每,唯利是视”的商量并不足够公正。汉末天灾人祸,群雄割据混战,他们之间唯有受益,没有真诚。利令智昏、朝梁暮晋者多矣,岂独吕温侯哉!刘玄德、张绣、王冰、公孙渊等哪一个不是朝四暮三、吃着碗里看着锅里。1
e9 c- L8 I- S” M1 Q. L* k9 G5 k. [: p- l: T-
[与他们对照,飞将吕布紧缺的仅是手法和战略眼光,所以才最后落得个身废名裂的殷殷下场。
数据总括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