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

2020年4月10日 - 历史解密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

除了南京大屠杀外日寇还犯下哪些屠杀罪行?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2016-06-28 23:05:14 来源:祖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1943年的厂窖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尽管战争的号角在全中国的土地上吹响,厂窖的农民们依然下田插秧,进湖打渔。

对于他们来说,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完全属于他们认知范围之外的遥远的事情。抗战他们是知道的,日本鬼子他们是仇恨中带点恐惧的,但他们更关心的仍然是天候农时,能不能多收三五斗米,多打百十斤鱼。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但战争终归还是近了。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江北歼灭战”来,日本华中方面军已经在长江南岸夺得了华容、石首、弥陀寺等滩头阵地,形成了对重庆方向的一个突出部。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

图片 1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1943年5月5日,日本华中方面军第11军发起“江南歼灭战”。目的是打通长江航路,充分发掘内河航运潜力(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日军船舶损失严重。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在中国战场上,内河航运船舶也越来越少;而宜昌到岳阳段长江为中国军队控制,日军在攻占宜昌后掠夺的大量船舶不能使用,仅停舶在宜昌附近的内河航运轮船就有11艘,空船总排水量近2万吨)并顺势歼灭鄂西地区的国民党第六战区野战部队。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在日本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拟定的作战计划书上清楚地写着:

为达成作战目的,日军准备了三次钳形攻势,第一钳就指向南县。

5月5日,日军第3师团由藕池口附近向百弓嘴国民党军第10集团军第87军新23师阵地进攻;独立混成第17旅团由藕池口东向茅草街第29集团军第73军第15师阵地进攻。

图片 2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小柴支队由石首向团山寺第15师阵地进攻,户田支队由华容附近向三汉河第73军暂5师阵地进攻。守军当即进行了坚强的抵抗,两军激战。

日军第17旅团步兵第90大队大队长舛尾芳治中佐被击毙,第40师团第234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安村修三少佐重伤。当晚。日军占领了长岭嘴、紫金渡、麻壕口等地。

5月6日晨,守军第77师与第15师协力反击,与日军激战于梅田湖、芝麻坪、三汉河、黄石嘴、八股头之线,反复争夺,血战竟日。至7日晚,日军主突方向上的安乡首先为日军第17旅团及第3师团一部攻占。

图片 3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第73军与集团军及战区失去联系。第六战区为挽回颓势,8日曾组织第29集团军及第10集团军集中力量实施反击,但由于通信不畅,不少部队又失去掌握。

在调整部署尚未完毕之际,日军又集中兵力向南县进攻。暂5师在日军夹击下苦战终日。伤亡极大,当夜突围至沅江地区收容。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5月9日,日军占领南县。已经丧失战斗力的第29集团军第73军经厂窖、酉港向常德方向“转进”。

随着第73军万余溃兵涌入厂窖,这个面积50多平方公里由13个小垸组成的湖州大垸彻底暴露在日军追兵面前。

1943的春天,厂窖和生活在这里的上万普通百姓就这样以受害者的姿态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图片 4

为摆脱日军的追击堵截,第73军主力—万余人奉命向西、向南方向撤退。地扼洞庭湖西北水路交通要冲的厂窖大垸,成了国民党军西撒的重要通道。随军而来的还有沦陷区的两万多难民,准备经厂窖西渡汉寿的酉港,前往常德。

5月8日,日军独立混成第17旅团、小柴、户田、针谷支队各一部,计3000余人,汽艇60多艘,兵分多股向厂窖地区展开水陆合围。

陆路两股日军,分别从南县、安乡出动,直抵厂窖大垸东、北各堤垸,水路两股日军,分别自岳阳港湖北太平口启航,进逼厂窖垸外的东西两侧水域,封锁水上交通和淞澧道各渡口,截断国民党军和难民西撤的退路。与此同时,日军战机从汉口、当阳等地起飞,分批至厂窖上空轮番轰炸。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是时,云集在厂窖地区的万余名国民党官兵和两万多难民,加上本地的1.5万居民,绝大多数被日军合围在这个东西宽10多华里、南北长20多华里的陀螺形“口袋”中。

五月的春雨中,一场惨剧在洞庭湖边上演了。

图片 5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厂窖大垸中心地带的永固垸,是个仅有六七平方公里的小垸子。

5月8日下午,天下着毛毛细雨,道路泥泞不堪。听说日本鬼子沿东西河道向厂窖地区来了,住在东堤一线的上千名村民、外地难民和一小部分国民党溃兵,都以为永固垸离河道较远比较安全,便纷纷朝这里逃命。

次日清早,数百日军从东堤一线扑向永固垸。

戴吉禄禾场上,日军把120多名群众五花大绑,四周架起机枪,用刺刀逼迫人们成排跪下,要他们交出国民党溃兵和枪支,见无人作声,便大开杀戒。120多人仅3人生还。

袁国清屋场70多人;肖吉成屋场约100人;罗菊东藕塘40多人,王锡坤麻地20多人……

82岁的肖明生老人是永固垸屠杀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回忆起血腥往事,老人情难以堪:“我家住在永固垸,四代同堂,共有29口人。

图片 6

1943年5月9日午后,10多个日本鬼子冲进我家,父亲肖美和、叔父肖桂生和两个堂伯伯、一个哥哥、一个姐夫、一个侄儿共7人惨死在鬼子的屠刀下。第二天日上午,我家死难的亲人还未来得及掩埋,日军又进村了。

当时,全家还剩下22人,除我和大哥及侄儿外逃,留在家里的一大半是女眷。其中,老祖母已80多岁,侄女小的只有岁把。鬼子窜入我家,见几乎尽是女性,兽性大作,但遭到拼命反抗。

鬼子恼羞成怒,将我祖母、母亲等18人全部推到附近一口深水塘边中,还用竹篙、土块扑打,直至淹死为止。只有抱在手上没被捆绑的小侄女毛毛,侥幸得救。我自己因全家遭此横祸,疯癫了近一年。”

在日军的疯狂杀戮下,永固垸里尸横遍地,被杀村民、难民1500多人。外地难民的尸首无人认领,只得由当地幸存者挖坑集体掩埋,一个墓坑内埋有无名尸首上千具。

图片 7

参与了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师团竟是蒋介石当兵的师团

我们都知道,蒋介石早年曾经在日本留学,还在东京振武学校学习军事知识。这是一所专门为了培养中国留学生设立的军校,虽然是为了培养留学生创立的,但是其教授的知识和日本其他军校并没有什么不同。

按照日本军校的传统,当学生毕业以后,要下放到军队中进行训练,蒋介石自然也不例外。1910年冬天,蒋介石被下放到日本高田陆军第十三师团野炮兵第十九联队担任士官候补生。

根据日军当时的资料记载,此时的蒋介石比较瘦弱,身高只有169厘米,体重也只有60公斤。最初刚入伍的时候,蒋介石只是一名二等兵,也就是最下等的士兵。

在等级森严的日本部队中,上级对下级拥有绝对的领导权,下级必须无条件服从上级的任何命令。蒋介石作为一名军衔最低的士兵,又是中国人,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图片 8

高田位于日本的西北部,靠近了北海道,冬天十分寒冷,环境恶劣,出身于江南水乡的蒋介石自然无法忍受这种寒冷的天气,这让他十分的不适应。

如果说环境的因素还能坚持的话,那么食宿方面对蒋介石就是一种煎熬了,此时的日本军队生活十分清贫,每餐只能吃一碗米饭,蔬菜更是罕见,平时只能吃点咸菜、咸鱼。

蒋介石在日本军中负责照料马匹,要知道当时的炮兵主要依靠畜力,也就是骡马来运输,所以一个炮兵联队里的骡马数量是很多的,蒋介石几乎要从早忙到晚,才能把所有的马照顾好。

这样的高强度劳动,仅凭一碗米饭是肯定不够的,蒋介石当年家里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在饮食上面还是能保证的,即使蒋介石赴日本留学以后也有着每个月13块日元的生活费,当时在日本吃一次早饭才需要4分钱,每月13元的生活费是十分宽裕的。

图片 9

实在是饿得没有办法,蒋介石只能偷偷地去买饼干吃,但是饼干也是限量购买的,每次只卖三四片,而且还要提早去买,迟了就卖没了。

面对着地位低下、环境恶劣、吃不饱饭的处境,蒋介石只能把这种遭遇当成一种磨砺,在心底里默默给自己打气。

过了一段日子,蒋介石也就适应了日本军队的生活,日本冬天大雪纷飞,蒋介石也同其他日本军人一起,用雪擦洗身体,坚持洗冷水澡。

在后来蒋介石还非常感激自己在日本当兵时所受到的磨砺,他在日记中记载道:“好的身体,天生我的只有三分,其余七分全靠锻炼。”

在日军服役的日子里,蒋介石从未摸到大炮,更别说学习先进的军事知识了,只是日夜不停地照顾马匹,完全成了马夫。终于,蒋介石无法忍受日军严厉的制度和对中国人的歧视,在服役10个月后从日军退役,回国参加辛亥革命。

图片 10

不过,蒋介石与他所服役的第13师团的瓜葛并没有到此结束,侵华战争爆发后,第13师团先后参与了淞沪会战、江阴保卫战,其下属的103旅团更是参与了南京大屠杀的暴行。

自己曾经服役过的军队,反过头来侵略自己的国家,这是蒋介石当年万万没能想到的吧!

1943年的厂窖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尽管战争的号角在全中国的土地上吹响,厂窖的农民们依然下田插秧,进湖打渔,对于他们来说,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完全属于他们认知范围之外的遥远的事情。抗战他们是知道的,日本鬼子他们是仇恨中带点恐惧的,但他们更关心的仍然是天候农时,能不能多收三五斗米,多打百十斤鱼。

《南京!南京》上映了,对于全体中国人而言,这都是一次痛苦的经历,我们不得不再去重温72年前那满江的尸体,满城的血。更令我们痛苦的是,屠杀绝不仅仅只在南京,从抚顺平顶山到湖南厂窖,从河北平阳到江苏镇江,屠城,屠城,再屠城。70年前的暴虐和惨痛穿越了长久的时光,时至今日仍然令我们战栗。尽管记忆惨痛,但我们必须牢记,不仅要记住南京,还要记住那许多已经快被淹没在历史雾霭中的屠城血案。让我们记住这些地名:平顶山、厂窖、潘家戴庄、平阳、镇江、重庆……

但战争终归还是近了。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江北歼灭战”来,日本华中方面军已经在长江南岸夺得了华容、石首、弥陀寺等滩头阵地,形成了对重庆方向的一个突出部。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

1943年的厂窖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尽管战争的号角在全中国的土地上吹响,厂窖的农民们依然下田插秧,进湖打渔,对于他们来说,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完全属于他们认知范围之外的遥远的事情。抗战他们是知道的,日本鬼子他们是仇恨中带点恐惧的,但他们更关心的仍然是天候农时,能不能多收三五斗米,多打百十斤鱼。

1943年5月5日,日本华中方面军第11军发起“江南歼灭战”。目的是打通长江航路,充分发掘内河航运潜力(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日军船舶损失严重。在中国战场上,内河航运船舶也越来越少;而宜昌到岳阳段长江为中国军队控制,日军在攻占宜昌后掠夺的大量船舶不能使用,仅停舶在宜昌附近的内河航运轮船就有11艘,空船总排水量近2万吨)并顺势歼灭鄂西地区的国民党第六战区野战部队。

自日军于1943年3月发起“江北歼灭战”来,日本华中方面军已经在长江南岸夺得了华容、石首、弥陀寺等滩头阵地,形成了对重庆方向的一个突出部。厂窖所属的南县遂成为抗战华中战场的最前沿。

在日本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拟定的作战计划书上清楚地写着:

战争,离厂窖只有60公里。

为达成作战目的,日军准备了三次钳形攻势,第一钳就指向南县。

在战争中,距离不再是一个确定的度量单位,而是一个可以弹性伸缩,难以捉摸的数字。它的真实长度取决于太多的因素。譬如进攻者的锐气和决心,譬如防御者的勇气和韧性。500公里可以很短,譬如1939年的波兰平原;25公里可以长到成为永恒,譬如1940年德军前锋和莫斯科红场之间的距离。不幸的是,1943年的厂窖和战争的这60公里距离,很近。

5月5日,日军第3师团由藕池口附近向百弓嘴国民党军第10集团军第87军新23师阵地进攻;独立混成第17旅团由藕池口东向茅草街第29集团军第73军第15师阵地进攻。小柴支队由石首向团山寺第15师阵地进攻,户田支队由华容附近向三汉河第73军暂5师阵地进攻。守军当即进行了坚强的抵抗,两军激战。日军第17旅团步兵第90大队大队长舛尾芳治中佐被击毙,第40师团第234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安村修三少佐重伤。当晚。日军占领了长岭嘴、紫金渡、麻壕口等地。

1943年5月5日,日本华中方面军第11军发起“江南歼灭战”。目的是打通长江航路,充分发掘内河航运潜力(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日军船舶损失严重。在中国战场上,内河航运船舶也越来越少;而宜昌到岳阳段长江为中国军队控制,日军在攻占宜昌后掠夺的大量船舶不能使用,仅停舶在宜昌附近的内河航运轮船就有11艘,空船总排水量近2万吨)并顺势歼灭鄂西地区的国民党第六战区野战部队。

5月6日晨,守军第77师与第15师协力反击,与日军激战于梅田湖、芝麻坪、三汉河、黄石嘴、八股头之线,反复争夺,血战竟日。至7日晚,日军主突方向上的安乡首先为日军第17旅团及第3师团一部攻占。第73军与集团军及战区失去联系。第六战区为挽回颓势,8日曾组织第29集团军及第10集团军集中力量实施反击,但由于通信不畅,不少部队又失去掌握,在调整部署尚未完毕之际,日军又集中兵力向南县进攻。暂5师在日军夹击下苦战终日。伤亡极大,当夜突围至沅江地区收容。

在日本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拟定的作战计划书上清楚地写着:

5月9日,日军占领南县。已经丧失战斗力的第29集团军第73军经厂窖、酉港向常德方向“转进”。

为达成作战目的,日军准备了三次钳形攻势,第一钳就指向南县。

随着第73军万余溃兵涌入厂窖,这个面积50多平方公里由13个小垸组成的湖州大垸彻底暴露在日军追兵面前。

5月5日,日军第3师团由藕池口附近向百弓嘴国民党军第10集团军第87军新23师阵地进攻;独立混成第17旅团由藕池口东向茅草街第29集团军第73军第15师阵地进攻;小柴支队由石首向团山寺第15师阵地进攻;户田支队由华容附近向三汊河第73军暂5师阵地进攻。守军当即进行了坚强的抵抗,两军激战。日军第17旅团步兵第90大队大队长舛尾芳治中佐被击毙,第40师团第234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安村修三少佐重伤。当晚,日军占领了长岭嘴、紫金渡、麻壕口等地。

1943的春天,厂窖和生活在这里的上万普通百姓就这样以受害者的姿态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5月6日晨,守军第77师与第15师协力反击,与日军激战于梅田湖、芝麻坪、三汊河、黄石嘴、八股头之线,反复争夺,血战竟日。至7日晚,日军主突方向上的安乡首先为日军第17旅团及第3师团一部攻占。第73军与集团军及战区失去联系。第六战区为挽回颓势,8日曾组织第29集团军及第10集团军集中力量实施反击,但由于通信不畅,不少部队又失去掌握,在调整部署尚未完毕之际,日军又集中兵力向南县进攻。暂5师在日军夹击下苦战终日,伤亡极大,当夜突围至沅江地区收容。

为摆脱日军的追击堵截,第73军主力—万余人奉命向西、向南方向撤退。地扼洞庭湖西北水路交通要冲的厂窖大垸,成了国民党军西撒的重要通道。随军而来的还有沦陷区的两万多难民,准备经厂窖西渡汉寿的酉港,前往常德。

5月9日,日军占领南县。已经丧失战斗力的第29集团军第73军经厂窖、酉港向常德方向“转进”。

5月8日,日军独立混成第17旅团、小柴、户田、针谷支队各一部,计3000余人,汽艇60多艘,兵分多股向厂窖地区展开水陆合围。

随着第73军万余溃兵涌入厂窖,这个面积50多平方公里由13个小垸组成的湖州大垸彻底暴露在日军追兵面前。

陆路两股日军,分别从南县、安乡出动,直抵厂窖大垸东、北各堤垸,水路两股日军,分别自岳阳港湖北太平口启航,进逼厂窖垸外的东西两侧水域,封锁水上交通和淞澧道各渡口,截断国民党军和难民西撤的退路。与此同时,日军战机从汉口、当阳等地起飞,分批至厂窖上空轮番轰炸。

1943的春天,厂窖和生活在这里的上万普通百姓就这样以受害者的姿态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是时,云集在厂窖地区的万余名国民党官兵和两万多难民,加上本地的1.5万居民,绝大多数被日军合围在这个东西宽10多华里、南北长20多华里的陀螺形“口袋”中。

为摆脱日军的追击堵截,第73军主力一万余人奉命向西、向南方向撤退。地扼洞庭湖西北水路交通要冲的厂窖大垸,成了国民娱乐军西撤的重要通道。随军而来的还有沦陷区的两万多难民,准备经厂窖西渡汉寿的酉港,前往常德。

五月的春雨中,一场惨剧在洞庭湖边上演了。

5月8日,日军独立混成第17旅团、小柴、户田、针谷支队各一部,计3000余人,汽艇60多艘,兵分多股向厂窖地区展开水陆合围。

厂窖大垸中心地带的永固垸,是个仅有六七平方公里的小垸子。

陆路两股日军,分别从南县、安乡出动,直抵厂窖大垸东、北各堤垸;水路两股日军,分别自岳阳港湖北太平口启航,进逼厂窖垸外的东西两侧水域,封锁水上交通和淞澧道各渡口,截断国民党军和难民西撤的退路。与此同时,日军战机从汉口、当阳等地起飞,分批至厂窖上空轮番轰炸。

5月8日下午,天下着毛毛细雨,道路泥泞不堪。听说日本鬼子沿东西河道向厂窖地区来了,住在东堤一线的上千名村民、外地难民和一小部分国民娱乐溃兵,都以为永固垸离河道较远比较安全,便纷纷朝这里逃命。

是时,云集在厂窖地区的万余名国民党官兵和两万多难民,加上本地的1.5万居民,绝大多数被日军合围在这个东西宽10多华里、南北长20多华里的陀螺形“口袋”中。

次日清早,数百日军从东堤一线扑向永固垸。

五月的春雨中,一场惨剧在洞庭湖边上演了。

戴吉禄禾场上,日军把120多名群众五花大绑,四周架起机枪,用刺刀逼迫人们成排跪下,要他们交出国民党溃兵和枪支,见无人作声,便大开杀戒。120多人仅3人生还。

厂窖大垸中心地带的永固垸,是个仅有六七平方公里的小垸子。

袁国清屋场70多人;肖吉成屋场约100人;罗菊东藕塘40多人,王锡坤麻地20多人……

5月8日下午,天下着毛毛细雨,道路泥泞不堪。听说日本鬼子沿东西河道向厂窖地区来了,住在东堤一线的上千名村民、外地难民和一小部分国民党溃兵,都以为永固垸离河道较远比较安全,便纷纷朝这里逃命。

82岁的肖明生老人是永固垸屠杀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回忆起血腥往事,老人情难以堪:“我家住在永固垸,四代同堂,共有29口人。1943年5月9日午后,10多个日本鬼子冲进我家,父亲肖美和、叔父肖桂生和两个堂伯伯、一个哥哥、一个姐夫、一个侄儿共7人惨死在鬼子的屠刀下。第二天日上午,我家死难的亲人还未来得及掩埋,日军又进村了。当时,全家还剩下22人,除我和大哥及侄儿外逃,留在家里的一大半是女眷。其中,老祖母已80多岁,侄女小的只有岁把。鬼子窜入我家,见几乎尽是女性,兽性大作,但遭到拼命反抗。鬼子恼羞成怒,将我祖母、母亲等18人全部推到附近一口深水塘边中,还用竹篙、土块扑打,直至淹死为止。只有抱在手上没被捆绑的小侄女毛毛,侥幸得救。我自己因全家遭此横祸,疯癫了近一年。”

次日清早,数百日军从东堤一线扑向永固垸。

在日军的疯狂杀戮下,永固垸里尸横遍地,被杀村民、难民1500多人。外地难民的尸首无人认领,只得由当地幸存者挖坑集体掩埋,一个墓坑内埋有无名尸首上千具。

戴吉禄禾场上,日军把120多名群众五花大绑,四周架起机枪,用刺刀逼迫人们成排跪下,要他们交出国民党溃兵和枪支,见无人作声,便大开杀戒。120多人仅3人生还。

袁国清屋场70多人;肖吉成屋场约100人;罗菊东藕塘40多人;王锡坤麻地20多人……

82岁的肖明生老人是永固垸屠杀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回忆起血腥往事,老人情难以堪:“我家住在永固垸,四代同堂,共有29口人。1943年5月9日午后,10多个日本鬼子冲进我家,父亲肖美和、叔父肖桂生和两个堂伯伯、一个哥哥、一个姐夫、一个侄儿共7人惨死在鬼子的屠刀下。第二天日上午,我家死难的亲人还未来得及掩埋,日军又进村了。当时,全家还剩下22人,除我和大哥及侄儿外逃,留在家里的一大半是女眷。其中,老祖母已80多岁,侄女小的只有岁把。鬼子窜入我家,见几乎尽是女性,兽性大作,但遭到拼命反抗。鬼子恼羞成怒,将我祖母、母亲等18人全部推到附近一口深水塘边中,还用竹篙、土块扑打,直至淹死为止。只有抱在手上没被捆绑的小侄女毛毛,侥幸得救。我自己因全家遭此横祸,疯癫了近一年。”

在日军的疯狂杀戮下,永固垸里尸横遍地,被杀村民、难民1500多人。外地难民的尸首无人认领,只得由当地幸存者挖坑集体掩埋,一个墓坑内埋有无名尸首上千具。

总面积4000多亩的德福垸是南县通往汉寿、常德的必经之地。垸子西头,有一条贯通南北、长约5华里、宽200米的甸安河,是阻隔东西交通的一道天然深堑。当日军合击厂窖时,几千名国民党溃兵和大批难民逃到了这里。

5月9日早晨,云集在甸安河以东各个村落里的数千名的国民党官兵、难民,前有哑河挡道,后有步步逼近的千名追兵,欲进不得,欲退不能。

3000多名国民党士兵被迫跳进甸安河中,在追击日军的机枪弹幕射击下,几乎无一生还。日军随后对各村进行大搜捕,抓到的人不分男女老幼全部用绳子串起来,集中到甸安河边的几个禾场上屠杀。

甸安河边的田里土里、房前屋后、河中岸边,到处是尸体。昔日清澈的甸安河几成血河。一场暴雨过后,岸上的尸体也被冲入河中,北风一吹,又集到甸安河南端,塞满了一里多长的河道。尸体腐烂后,臭气熏天,几里之外可闻。从此,当地人称甸安河为“血水河”——“甸安河,甸安河,尸体挤得个挨个;五里长河成血海,野狗无桥可通过。”

5月10日,天刚蒙蒙亮,日军从东西两个方向向横贯厂窖大垸的瓦连堤扑来。7里长的瓦连堤上住着几百户农家,此时还有数千外地难民。

杨凤山屋场的巷口,60多个逃难同胞被日军堵在了这里。30多个男人绑成一串,赶进深水塘中全部淹死,20多个妇女被驱赶入一所民房,轮奸后被日军放火活活烧死。瓦连堤西端的风车拐,方圆不足半公里,被杀同胞700多人。幸存者王长生回忆说:“挨近风车拐南边的莲子湖,300多名同胞全被赶进湖里活活淹死。风车拐的堤面、堤坡上被杀的有200多人。汤二秀屋台上也被杀了100多人。风车拐共28户人家,被杀绝的就有13户。”

据幸存者刘银生回忆:农民陈腊九被日军抓到后,被绑在树上拷打,最后开膛破肚;农民汪宏奎,年过60,耳聋,鬼子见其问话不答,便用刀将他的舌头与下颚割掉,使其巨痛几天后死去;一个周姓农民,被日军剁了好几刀,通身抹上盐,再用坛子在其身上乱滚,皮开肉绽惨死;两个难民被日军绑在树上,用刺刀剖开肚子,取出胆囊,再用小瓶汲取胆汁“珍藏”。农民贾运生被日军抓住后,因想逃跑,日军竟用刺刀捅进贾的耳朵,来回剜戳,至死方休。

肖家湾村村民吴桂清回忆说道:“当时我才10岁,我亲眼看见一位20来岁的姑娘拼命反抗,就被鬼子倒插在水沟烂泥中,然后掰开双腿,举起东洋刀从中劈成两块!一个15岁的少女在自家屋后竹坡里被4个鬼子轮奸,全身被捅14刀。”

整个厂窖地区被日军强奸的妇女多达2500多人,仅瓦连堤上就有67名。事后统计,瓦连堤一带遇害同胞共3000多人,其中73户被杀绝,330多间房屋化为了灰烬。

当陆路上的日军在厂窖垸里疯狂烧杀的时候,水路上的日军也在厂窖河中干着同样的勾当。三天之内,日军在北起太白洲,南至龚家港的厂窖东西两侧河段中,屠戮船民、难民6800多人,烧毁船只2500余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